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双生王子
双生王子

双生王子 肖云峰 著

完结 封印艾莫尔

更新时间:2020-06-30 01:35:56
《双生王子》作者:肖云峰,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封印艾莫尔,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魔星师:双生王子》是麻瓜小魔女系列之一,《魔星师:双生王子》讲述了苍穹之上,有一个被诡异的幽蓝色光芒笼罩的星球——潘多拉星。来自宇宙的暗黑能量涌动着,苍茫大地,浩瀚宇宙,即将掀起一场浩劫……水晶天使座下的麻瓜魔法师们,又将踏上新的历险征程……在这里,你又将收获怎样的感动呢。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匹考克被卷进光镜里,他不禁惊呼,“没想到这个看似普通的光镜,竟然是一个隐藏的魔法门!”

片刻穿越般的恍惚过后,他发现自己已然被浓重的黑暗包裹。

“我已经在那魔法门里面了吗?”他在心底泛起狐疑,“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要用一个那么隐蔽的魔法门封起来?”

他的眼睛渐渐地适应了黑暗,他尝试着用魔法在手指尖点亮一个光球。魔法光球在黑暗中涂抹出一片晕染般的白色,匹考克就站在那微光中。他把指尖的魔法球向下探了探,好让自己看得更清楚。

眼前是通往地下的长长的楼梯,那楼梯像是延绵的绳索,穷无尽头。楼梯的两侧都是致密的宇宙尘埃,裸露着粗糙的本原,那宇宙尘埃中定是混合了稀有的金属元素,隐晦地反射着魔法球上的微光。

“哇!这么深!”他一边惊叹着一边想,“这楼梯通向哪儿?”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嗡鸣的声音,被囚禁了5000年的沉闷气流被激荡了起来。匹考克指端的魔法球受那气流的冲击,现出不规则的凹陷。魔法之光抖动,一时间熹微的光影摇曳起来。匹考克的眉毛微微皱起来,嗅出了那气流中并不友好的气息。

一股瘴气凝成一只箭矢向匹考克射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匹考克刚察觉到,那箭矢便已经近身了。匹考克敏捷地躲闪过去。

第二支箭矢接踵而来。

他又躲闪过去。

然后是第三支。

匹考克的内心有些不平静了,这里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到底是谁藏在黑暗中用箭射自己?而也就是这短短两秒的迟疑间,匹考克的脸紧张地绷了起来——他感受到这次向他涌来的气流密密扎扎,粗略判断至少有千百支瘴气凝成的箭矢。与这阵仗比起来,刚刚那三支箭简直就是就好像暴雨来临前洒落的雨点。这才是对入侵者无礼而暴力的驱逐,刚刚的那三支箭,只能算是礼貌的提醒。匹考克转过身去,想要逃跑,却悲惨地发现刚刚自己进来的魔法门早已经关闭,他的退路已绝!

暗星云无极的内部,暗无天日,只有磷火发着诡异的冷光,像是来自地狱的幽暗之火。这里已经被王伦道夫用一个魔法光镜封印,它让这个幽暗的星云置于占星师的法度之外,任何占星魔法都不能触及。这魔法光镜是这暗黑星云的唯一入口,它被置于王后阿芙拉的寝殿里,那里只有王、王后和王子才可以进入,再安全不过。同时为了以防万一,王伦道夫又在这暗星云无极的入口处安放了“瘴气箭矢”的魔法机关,如果有人暗闯这机关就会被触动,千百万瘴气箭矢齐发。而且,他还让穷凶恶极的亘古神兽邪魅巨龙驻守在里面,邪魅巨龙吐出的源自于地狱深处之火孽焰更是能将一切化为灰烬。

艾莫尔就要在此度过属于他的漫长的岁月,哦,也或许并不漫长,因为那个时候他真的很虚弱,每一口呼吸都好像是垂死的残喘。

而王伦道夫之所以选中苍老的女仆姬玛来陪伴艾莫尔,除了因为她在孔雀座里是如空气一样的存在,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消失,而且她又聋又哑,不会泄露任何秘密之外,在这背后还有更深远的处心积虑——女仆姬玛又聋又哑,而艾莫尔终日里与她相处,那么他即便虚弱地活了下来,也只能长成一个连话都不会讲的头脑愚钝的废物。即便有一天真相败露,也对一切都毫无威胁。这是王伦道夫在心里暗自打下的如意算盘。

苍老的女仆姬玛看着襁褓里的男婴艾莫尔,脸上现出悲戚、怜悯的神情。这或许就是艾莫尔的宿命——他的存在就好像是一个丑陋的伤痕,或被嫌弃,或被欺凌或者让一些慈悲泛滥的人借以发泄怜悯。然而又聋又哑的苍老的女仆,她不是那类慈悲泛滥的人,她知道自己命运薄凉,并没有怜悯他人的资格。但是她仍然不禁对这个惨兮兮的小家伙儿心生哀怜,因为对于她,艾莫尔就好像是一面镜子,让她看到了她自己——天生残缺,亲人离弃。她就这样久久地注视着襁褓里的婴儿,从哀怜到渐生爱惜。

在女仆姬玛的注视下,艾莫尔豁地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了他所降生的世界。让人始料未及,天生严重白化的他竟然拥有两颗漆黑的瞳人。它们好像两个隐秘的巢穴,栖息在里面的浑浊的黑暗像拍打着翅膀的嗜血蝙蝠,让人心生恐惧。

“这……”

苍老的女仆姬玛看到这双眼睛,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被卷进去。她满是皱纹的脸因为恐惧而抖了起来。然而那瞳人中的漆黑片刻便清澈了下来,让姬玛觉得刚刚所见的那一幕以及那一瞬的惊恐都像是幻觉。

姬玛轻轻地俯身,把他抱了起来。他这才裂开了小嘴儿,发出婴儿的啼哭。

姬玛像是一个慈爱的母亲,把手臂微晃成一个轻摇的摇篮。

“不哭,不哭,是不是饿了?”

诡异的声音竟然从她的身体里发出来,而她苍老的脸上嘴巴却纹丝未动,那感觉真的跟活见鬼一般恐怖。

是腹语。通过空气中的震动来捕捉音律,用这来代替听,把自己的身体看做一个天然的音箱,利用调节气流在身体里的流动发出模拟人说话的音频,用这来代替说。女仆姬玛早就精通此术。然而她并不是存心装聋作哑,只是这术士的把戏上不了大雅之堂,不免会被人耻笑,所以她索性听若不闻,从不言说。然而在这里,只有她和这个被遗弃的王子,她便可以奢侈地做自己。她通过腹语对艾莫尔“说话”,也用腹语教会了艾莫尔说话。闲来寂寞,她也把自己精通的最浅易的魔法传给他。但是姬玛从不给他讲外面的事,因为她纵使再愚钝也知道,如果注定得不到,还不如不知道。

他们平静地生活着,5000年的时光有着一张一成不变的脸。只是苍老的女仆姬玛不时地想起艾莫尔双眸初开时瞳人里浑浊慑人的黑暗,以她的愚钝无法占破那究竟意味着什么,然而那让她隐隐地不安。

而5000年后的某一天,通过魔法光镜来到这里的匹考克成为了这片幽暗禁地的第一个访客。他的到来打破了这里平静的一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