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师父,我来了
师父,我来了

师父,我来了 小夫 著

已完结 周墨兮儿

更新时间:2020-08-08 22:08:21
《师父,我来了》为小夫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红尘烟,化戾池,一尺红菱万卷情缭烟起,风声鸣,剑指六界道沧桑不属儿女情长,纵使豪情万丈胭脂泪,玉璧断红颜,拂袖了残生饶光殿下,骨离山前,终究梦华散尽心,拂作尘,随风逝浪荡才华,绝代风姿,掩尽纯白立于七情,问晓谁能胜待醒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小叫花子,又来偷老子的东西,看我不打死你。”大街上一个小贩大声嚷着,而他的脚下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孩,被小贩踢打着,可是还不忘把偷来的馒头往嘴里塞,她真的太饿了,鼻血被打出来滴到白色的馒头上染成了瑰丽的红,她还是狼吞虎咽着,生怕馒头被小贩抢走。

血的味道是腥甜的,萦绕在齿间,不知自己为何如此怀恋血的味道,像是与生俱来的本能。

咽下最后的一口馒头,她满足的笑了,小贩拿起一个笼屉砸向她,没有一点犹豫。这世间的冷漠,她早已看惯了,随即晕了过去。

“真晦气。”小贩嫌弃的踹了她最后一脚,吐了一口唾沫转身走开。

路人见此场景没有帮助,身处在这样的乱世,这样的事是常见的,没有爱管闲事的官兵,小孩只是在那儿躺着,更没有人知道她有没有死,反正不关自己的事,见到的人无不绕开。

深夜,蛐蛐喳喳的叫着,一只蟑螂从她的手背上爬过,霜露沾湿了她破烂的衣服,上面是血渍,街道上没有一个人。

她的指尖稍稍的动了动,醒了吗?

她艰难的坐了起来手骨怕是打断了吧,左手提不上力气,但是保住了一条命已经算好的了,这个小贩已经算心好的了。

不偷东西的话,她会被饿死的,偷了东西好歹可以保住命,就算是被人打断手骨,但是她还是活着的,只要是活着就好。

向前走便是黑暗,黄泉路便是这样的吧,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从记事起,自己便是一个受人唾弃的小乞丐,没有名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小乞丐便成了自己的名字,每个人见到她都是这样叫她的。

“跟我走。”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人,飘逸出尘,像羽毛般,不敢大口呼吸,害怕把他吹走,一身纯白的衣服,在夜晚十分刺眼,犹如周身散发着白色的光芒,墨色的青丝束在头上月光勾勒出五官的弧度,柔和的犹如天神般的俯视着比自己矮很多的小孩。

她对上他的眼睛,她被震撼了,他的眼睛没有人气,像千年的玄冰,让人发抖。

“跟我走。”那人又道,连语气也没有温度。因为她是魔帝所以要把她带回骨离山,净化她的魔性,如果把她继续放在这儿的话,一旦某一天魔性被激发,那将是六界的灾难。而且魔帝具有的力量足以摧毁六界,想当年天帝费劲仙力,才把她打入轮回,如今又复活了。可是天帝却神形俱灭,不复存在了。

她朝身后看了看,不敢相信,他是在和自己说话吗?与面前的人相比,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算,全身脏的发黑,身上是血,蓬乱的头发,眼睛被打成青色,这是梦吗?

她低下头,重重的点了点,如果是梦的话,不要醒吧,就算他是来索命的也要跟他走,自己这条烂命还是有人要的。

她愿意跟他走。

那人变出一朵白色的云,跨上了云,她吃力的爬上了云,自己离他只有不到一臂的距离,这让人觉得很不自然。

“你叫什么名字?”他道,依旧是淡淡的语气。

她偷偷的看了看他,又很快低下头。

“小,小乞丐。”

他微微皱眉,“从现在起你叫南宫陌仟。”

南宫陌仟点了点头,看了看他又向旁边移了移,害怕把他纯白的衣服弄脏。

“你想掉下去吗?”他道,云淡风轻的语言,依旧看着前方,没有转头看南宫陌仟。

南宫陌仟脸红又向他靠近了一小步,耳边又归于平静,只有呼呼地风声。

“神仙,你叫什么呢?”南宫陌仟看着他,完美的侧脸,美得让人窒息。

南宫陌仟之所以叫他神仙是因为他会踩着小云飞,她听说书的说过神仙都是会腾云的。

“流尘。”流尘回答道。

“你可以叫我师父。”

“神仙,你是要收我为徒吗?”

“嗯。”

南宫陌仟笑了,这是她的师父吗?真实的好像梦境,这是他们之间的联系吗?流尘抚摸了一下南宫陌仟的耳后,南宫陌仟红着脸,低下了头,她不知道自己前世的法力全部被封印了,属于魔帝的法力,而南宫陌仟耳后便出现了一朵血红的梅花,像是要绽放开来,散发诡异的香。

似乎是过了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一座恢宏的大殿,这便是骨离山。一座漂浮在六重天的仙山,大殿后上方还有一座大殿,更加恢宏,只是规模要小了些。

这一刻,骨离山的所有便刻在脑子里,她的家,师父给的她的家,骨离山周围是白的发粉的云,绿的像泼墨似地树木,还有恢宏的大殿,一条汉白玉铺成的路。

“掌门。”不知从哪里出现一大片的人跪在流尘的脚下,分成四种颜色:红白黄绿。这是师父的弟子们吗?

流尘牵着南宫陌仟的小手向前走,南宫陌仟羞红了脸低下头。

可是师父的手好冷,像被一块冰握着。

流尘只是感觉手心里的小手很不安分,一直扭动着,但是没有管她。

而南宫陌仟却天真的认为这样就可以让流尘的手暖起来,因为每次自己到冬天没有衣服穿都是这样使自己暖起来的。

流尘,一个如天神般的男人,掌管仙界,拥有权力与地位,心淡如水,他及近没有心,因为他不可以有爱,也不该有。

“憬儿,你带你的小师妹去认识老师。”流尘道。

“是,师父,是把小师妹分到梅班吗?”

“嗯。”

说完流尘便走了,南宫陌仟回头只看见纯白的背影,知道消失在视线才收回目光。

“你叫什么?我叫独孤惑憬,你可以叫我大师兄。”

“南宫陌仟。”

“你不用感到害怕,这里就是你的家了。”独孤惑憬笑起来很好看。

“走吧我带你去见老师。”南宫陌仟点了点头,这是她的第一个朋友,第一个除了师父以外不嫌弃她的人,就算是自己见到这样脏的人也不一定会对她这样好。

“大师兄,为什么不是师父教我们学道法吗?”南宫陌仟眨着黑珍珠似地眼珠,那将是一张倾国之貌的脸,就算在污血下也显得出尘的脸。

“你想得美,要天资卓越的人才可以成为师父的亲授弟子,我们只是渺渺道路上的一颗尘沙。”独孤惑憬摸了摸南宫陌仟的头发,有点黏,该洗洗了。

“那怎样才可以成为师父的亲授弟子呢?”

“十年后,剑会上,得第一就可以了。”

“第一,第一。”南宫陌仟小声的念着,要第一才行,可是她只是一个小弟子,就像大师兄说的,她只是渺渺道路上的一粒尘沙。

“小师妹,不用灰心,等到百年后你一定可以的。”独孤惑憬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孩,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爱怜。

“一百年!”南宫陌仟被吓到了,一百年过去自己死在哪里都不知道。

“怎么了?就是一百年呀,我都是一百多岁的。”独孤惑憬笑着转了一个身又道,“你看我像吗?”

南宫陌仟呆滞的摇了摇头,面前的这个人怎么看都不到十二岁。

“我这是刚修成仙骨的样子,我其实可以长大的,但是我不想变大,老师说修仙要远离情欲,虽然我不知道情欲是什么,但一定不是好东西。”

南宫陌仟懵懂的点点头。

娆光殿内,流尘盘坐在上面,像一座玉雕,让人巍然生敬,那张出尘的脸,像看破红尘,可谁又知道这样一个天神般的男儿连红尘都没有入过。

他从来没有爱,又何谈有心。

流尘缓缓的睁开眼睛,深渊般的眸子,黑的像死水,没有波澜,这就是他,一个操控着仙界的人。

“魔帝,魔帝。”流尘反复念着这两个字,南宫陌仟就是魔帝,一个强大的可以摧毁六界的人,是她在五千年前差点毁了仙界,她的一统霸业,她那绝色容颜,在这么多年来无不被仙界流传,杀了她吗?不,这和魔界有什么区别,她只是孩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要净化魔帝的谈何容易,魔根早已种进了她的心里。倘若她有一天真的危害六界的话,我流尘必定亲手杀了她。

“大师兄,等等我,等等我。”南宫陌仟在独孤惑憬后面小跑着,小小的她根本跟不上独孤惑憬的脚步。

而独孤惑憬却在前面走着,吹着口哨,十分悠闲,不知为什么,独孤惑憬总觉得捉弄这个小师妹很好玩。

突然独孤惑憬停了下来,南宫陌仟一头撞上了独孤惑憬,然后一屁股做在地上,好疼!

“泊周老师,这是师父新收的小师妹,叫南宫陌仟,师父叫我把小师妹分到你们班。”

独孤惑憬跟一个留着长长的白色胡子的老头交谈着,那个叫泊周的老头穿着灰色的道袍,像历经了许多沧桑。

泊周打量着坐在地上的南宫陌仟皱起了眉头,看起来像眉头搅出了一根麻花。

这个女孩并不是个练道法的料子,这脏脏的一身便留给了泊周一个不好的印象,不知这流尘师弟为什么连这么没天赋的人都招进来。泊周当然不知道南宫陌仟就是魔帝是事实,因为流尘已经把南宫陌仟的魔力封印了。

墨兮儿泊周转身便走了,独孤惑憬小声道,“跟上去。”

南宫陌仟摇了摇头,说实话,她真的不喜欢泊周。

“不用怕,泊周其实不坏的,过几天我找你玩。”

南宫陌仟慢慢的点了点头,低头跟上泊周。

泊周自顾自的走着,像是自言自语道:“你既然入了我菊班,便要沿用我菊班的规矩。”

“老师,什么是菊班?”南宫陌仟小声的说着,害怕被骂。

泊周转身瞪了南宫陌仟一眼,这孩子不知道不可以打断别人的话吗。

南宫陌仟被泊周看的浑身发抖,但是泊周的眼神又从南宫陌仟的身上移走,南宫陌仟长吁了一口气。

“我骨离山分梅兰竹菊四班,即梅者道顶也,兰者仙骨者也,竹者炼骨者也,菊者初道者也,而你便是我菊班人,乃初道者,但四班又分为上,中,下,我把你分到菊下班,如何爬到菊中班就看你自己了。”

说完泊周又自顾自的向前走。

“这是你的房间。”泊周说完便走了,留下南宫陌仟一个人站在陌生的房间,南宫陌仟走进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张书桌,床上有一些衣服,全是菊黄色的,然后书桌上有一些书,是关于道法的。

“你叫南宫陌仟吗?”一个年轻的女孩出现在南宫陌仟的面前,也是穿着菊黄色的衣服,长的很是清秀。

南宫陌仟点了点头,那个女孩子绽放出微笑。

“我叫墨兮儿,你可以叫我墨师姐,我是菊下班的班长,泊周老师让我来教你一些骨离山的礼仪。”

南宫陌仟没有说话,无论是谁在这一刻都没办法在陌生的地方和陌生人交谈自如。

“小师妹,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南宫陌仟微微的点点头,墨兮儿又道:“小师妹,我看你的衣服都不可以穿了,我来帮你洗澡吧。”

二话不说把南宫陌仟拉进一间洗浴室,给南宫陌仟脱衣服。南宫陌仟没有反抗,自己这样的搓衣板身材有什么看头,更没有好害羞的。

“啊!墨师姐这水怎么这么烫!”南宫陌仟脱得光溜溜的,站在浴桶边瑟瑟发抖。

“不可能呀,难道我的道法错了?”墨兮儿又双手环绕形成一个法阵,蓝色的光注入水中,洗澡水立刻结了冰,南宫陌仟汗。

几百年自己才可以洗澡呀。

南宫陌仟冷的牙齿直打架:“墨,墨,墨,好了没?”“好了。”墨兮儿大叫着,像是胜利了,双手试探着水温。

“刚好,小师妹,你洗吧。“说着墨兮儿便走了出去,南宫陌仟吃力的爬上浴桶,但是自己的右手骨被打断,尽管疼的麻木了,但是还是使不上力气,手是废了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