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情爱绵绵:古怪男人别太急
情爱绵绵:古怪男人别太急

情爱绵绵:古怪男人别太急 紫罂粟 著

已完结 秦颖欧赫辰

更新时间:2020-11-16 03:19:40
独家完整版小说《情爱绵绵:古怪男人别太急》是紫罂粟最新写的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秦颖欧赫辰,书中主要讲述了: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时愿,女子苦等三月,日日在山顶吹笛,一连七日未曾停歇,最后一日,笛音铮铮,锣鼓震天,女子翻身而坠悬崖,高头大马,锦衣华服的男子只来得及追上她一丝白影。  “你好,我叫沈安若,安之若素的安若,你叫什么名字?”  满脸期待的表情,却只换来男子再次转身的背影,朗朗的声音响起,“若是有缘,必会相见,若是无缘,问也是白问,而且我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世上没有不伤人心的感情,或多或少,或大或小,它都会在你的灵魂上留下伤痕的,以伤痕为代价换得感情的喜悦,以感情的喜悦作为回报的伤痕,这世界上,没有能回得去的感情,就算真的回去了,你也会发现,一切已经面目全非,唯一能回去的,只有存于心底的记忆。真的,回不去了,所以,我们只能一直往前。

第二天,当沈安若风尘仆仆的拿着早餐往研究室赶的时候,却不偏不巧的遇上了最不想遇上的人,来人开着深灰色的大奔,一脸的严峻,在连续鸣笛无果的情况下,不得不擦着她的身子开了过去,惊得沈安若一跳两丈开外才缓过神来。

“奶奶的,你赶着去投胎啊?”咽掉最后一口面包,沈安若没好气的对着绝尘而去的奔驰越野车咆哮道。

“大小姐,现在都几点了,你还有时间在这开骂,不怕陆阎王找你麻烦?”一抹凉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沈安若一翻白眼,转过身去,果然是欧赫辰那张帅到欠扁的俊脸。

“关你什么事?陆阎王?我看你也差不了多少?”说完,沈安若踩着5厘米的高跟鞋如履平地似的往研究楼奔去,却在楼下愣住了神,眼前靠着大奔车紧紧相拥的两人不是陆锦年和千歌还有谁,果然是爱显摆,到处秀恩爱。

“开车回去小心点,要不要我打电话让黎叔来接你?”轻轻的将散落在千歌耳畔的碎发别在耳后,陆锦年温柔的开口道。

“我没事,你赶紧上去吧。”对上陆锦年温柔的眼眸,千歌展颜一笑,沈安若竟有种万花失色的错觉。

看着眼前两两相望,浓情蜜意的两人,沈安若知道以最快的速度消失才是她现在应该做的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做不到,两条腿像是被定住了似的,只能呆呆的站在那里,也许是天公不作美吧,不一会啊,竟飘起了细细的雪花,看着远处的女子露出欣喜的表情,沈安若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当那个刚刚还在雪中旋转的像个公主的女孩开着大奔离去的时候,男子却久久不曾离去,任由雪花落满全身,只是久久的注视着女子离去的方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专注的眼神,沈安若的心竟狠狠的疼了。

冬日漫天飞雪,一对学生情侣漫步在雪舞飞扬的校园里,紧紧的牵着双手,男的英俊挺拔,女的娇俏可爱,两人均身着浅蓝色的羽绒服,围着纯白色的围巾,从背影看竟是分外的协调,没错,那是大学时的沈安若和陆锦年。

“宝贝,你拉着我的手,在校园里走了半天了,这下着大雪的,你不累吗?”男孩子有些无奈的看着女孩子开口,看得出很疲倦,却仍是紧紧的握着女孩子的手不愿意放开。

“不累,我喜欢在下雪天牵着你的手。”侧眸看着男子俊朗飘逸的侧脸,女孩子笑得眉眼弯弯。

侧过身,轻轻的刮了刮女孩子小巧的鼻梁,男孩子的眼中尽是宠溺,“那你倒说说为什么喜欢?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陪你继续走。”

“我喜欢在下雪天牵着你的手,漫步在校园里,因为,”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孩子顿了顿,偷眼看了看男孩子鼓励的眼神,继续开口道,“因为这样就可以和你,不知不觉到白头。”

话音未落,女孩子竟被男孩子紧紧的拥在了怀里,紧的连呼吸都很困难,但是女孩子却没有挣扎,她知道这一刻她很幸福。

“喜欢在下雪天牵着你的手,这样就可以和你不自不觉到白头。”轻轻的擦掉眼角渗出的泪水,沈安若喃喃的开口道。

“白头什么呀,再不进去,你就真的要白头了。”欧赫辰不耐烦的声音在身侧响起,随即踏进了研究生楼。

刚踏入研究室,第一眼就看到坐在办公桌前紧盯着电脑屏幕的陆锦年,调整好心绪,沈安若也没有理会他,径直开始打扫卫生,烧起了茶水,任由欧赫辰和陆锦年埋没在资料的海洋里。

“没水了。”陆锦年清冷的声音响在仅有三人的研究室里,显得空旷而冷清。闻得声音的欧赫辰微微抬了抬头,看了看陆锦年,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

拿过陆锦年手旁的杯子,沈安若拿起放在不远处的开水瓶倒了杯水,轻轻的放在陆锦年手侧,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任何表情,看的欧赫辰很是纳闷。

“啪”正在整理资料的沈安若听到这一声响,随即转身,就看到陆锦年呆愣的站在一旁,任由欧赫辰拿着纸巾替他猛擦着胸前的水渍。

“我来吧。”接过欧赫辰手中的纸巾,沈安若细心的擦拭着,半晌方低低的开口道,“都湿了,我建议陆老师还是回去换件衣服吧。”眼皮微微翻了翻,沈安若欠身准备离开,不料却被陆锦年一把抓住了手腕。

“沈安若,你就这样恨我吗?想烫死我,是吗?”低低的嗓音,连恼怒都听不出来,却让沈安若身体不自觉的轻颤了下。

微微抬起眼眸,对上男子因生气而有些转深的眸色,沈安若竟轻轻的笑了起来,“恨你?你也配。”用力挣脱被牵制的手腕,沈安若的眼中是不可掩饰的厌恶。

那一刻,陆锦年竟有些恐惧,伸手扯了扯有些紧的领带,脖子上的挂坠无意识的被拉了出来,银白色的链子,尾端是一把类似于心形的锁,看起来很是精致。

而就在这一刻,原本疑惑的欧赫辰看到刚刚还面无表情的沈安若脸色瞬间煞白,身体晃了晃,险些没有站住,幸亏欧赫辰及时的伸手扶住了她。

甩开欧赫辰的手臂,沈安若跌跌撞撞的离开了研究室,望着她失魂落魄的身影,再看看眼前同样面无血色的陆锦年,欧赫辰仿佛知道了些什么,仔细看着眼前的男子,眉目之间竟与五年前那个有着灿烂笑容的大男孩不谋而合。

陆锦年,想不到兜兜转转这么多年,你我她,又再次相遇,这难道是命中注定吗?

“亲爱的,你到底在找什么呀?”看着满屋子的狼藉,秦颖无奈的追着沈安若一问再问,却始终得不到回答。

“沈安若,你丫的,你找东西归找东西,你别乱翻啊,那箱子是我的,你怎么回事啊?你一回来跟发了疯似的,你要找什么,跟我说啊,说不定我知道呢。”秦颖还在一旁喋喋不休的追问着。

“亲,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白色的链子,尾端是一把小钥匙的,我记得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呢?”沈安若一脸求救似的看着秦颖。

“哦,你说的是这个吗?”说话间,只见秦颖将床上的小熊抱了下来,随手拿下挂在它胸前的链子,开口问道。

“对,就是这个,怎么会在你这里?”呆呆的从秦颖手里接过链子,沈安若喃喃的开口道。

“哦,上次看你随身丢在桌子上,以为不重要,看着又挺精致的,我就将它挂在你送我的小熊上了,怎么了?”看着呆呆的沈安若,秦颖疑惑的问道。

“哦,没什么,你忙你的吧,对了,顺便帮我把东西整一下,我出去一下,晚上请你看电影。”说完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撅着嘴跺着脚的秦颖望着满屋子的狼藉一边咒骂,一边无奈的收拾着。

“这个给你,算是定情信物吧?”坐在校园的小湖边,女孩子将一串银白色的挂着小钥匙的挂坠递到了男孩子的手里。

“为什么是钥匙?”把玩着手里精致的挂坠,男孩子疑惑的开口道。

“因为你是打开我心门的钥匙啊。”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女孩子开口回到道,眉眼弯弯。

“那我能要锁吗?”

“嗯?”

“我觉得你说的不对,因为你才是打开我心门的钥匙。”微笑着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男孩子突然郑重其事的开口道。

“啊?唔唔唔”正欲追问的女孩子,随即被一片甜蜜所包裹。

黄昏下的夕阳,温馨异常,杨柳青青,张扬的是不朽的青春与爱恋。

“在想什么呢?这么冷的天坐在湖边也不怕着凉。”话音刚落,一条温暖的围巾落在沈安若的肩颈处,带着男子温和的气息。

“你怎么会在这里?”没有理会欧赫辰突然的亲昵,沈安若淡淡的开口道。

“为什么你可以在这里,我不可以呢?”一屁股坐在沈安若的身侧,欧赫辰无奈的开口道。没有得到预想中的反击,欧赫辰显得有些不太习惯。

“欧赫辰,你说我们见过,是在什么时候呀?我想回忆一下。”就在欧赫辰以为沈安若不会再开口的时候,清冷的女声却突然响了起来。

转眼看了看将头紧紧缩在围巾中的沈安若,欧赫辰抬手将她羽绒服身后的帽子戴在了她的头上,随后又将围巾重新的系上,“这样暖和些。”微笑着看着沈安若有些愣愣的表情,欧赫辰轻轻的开口道。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五年前,我遇到的那个勇敢而乐观的女孩子吗,她就是你,或许你不相信也或许你觉着根本没必要记着,但却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里。

那一年我二十七岁,那一天格外的冷,我手里提着我创业以来的第一桶金,准备还回住的地方,为了节省,我没有打车,却在半路被歹徒给盯上了,就在我以为自己可能活不了的时候,你出现了,那时候你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却那样的勇敢,你站在巷口,逆着光,我看不清你的表情,但可以想象得到你应该很紧张,你大声喊着住手,说警察马上就要来了,歹徒不相信,却也不敢莽撞,提了我的箱子就想离开,哪知我却死死的抱着箱子不愿松手,眼看着那一刀就要下来了,你却冲上来一把推开了那个人,夺过他手中的箱子,拉起我就跑,当时我满身是伤,几乎连累你,但你却只是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左窜又窜,却始终摆脱不了歹徒,就在我们将要被抓到的时候,警车的鸣笛声适时的响起……

后来,当我想向你致谢的时候,却看到你靠在一个男孩子的怀中吐着舌头,那模样甜蜜而幸福,而那个男孩子明明害怕紧张的要死,但看见你灿烂的笑容乖巧的表情竟只是无奈的抱着你,任着你撒娇,当时我就在想,你们应该很相爱吧。所以我默默的转身,答应不会再想你,却忘了答应我自己。

现在想想,那个男孩子该是陆锦年吧。”

“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大叔,为你救你,我可没少挨骂,不止他,爸爸妈妈也吓得半死。”轻轻的抿着双唇,一抹浅浅的笑意浮现在沈安若的脸庞,像是怀念又像是憧憬。竟让欧赫辰看的有些痴了。

“对了,后来你是怎么发家的?”轻轻的转过身,迎上欧赫辰有些专注的目光,沈安若期待的开口问道。

“后来,就靠着这第一桶金,我积累了人脉,在电子商务这一条路上摸打滚爬,总算是有了些成就,也是时机赶得巧,正赶上电子商务在中国兴起并快速发展,所以才有幸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只可惜我是做技术出身的,管理方面总是有些欠缺,所以才不得不来恶补一下,只是没想到上天竟如此眷顾于我,让我在这里再次与你相遇,将五年前没有对你说出的话说出口。”

“欧赫辰,天不早了,早些回去吧,谢谢你的围巾。”将欧赫辰的围巾取下,还给他之后,沈安若转身离开了湖边,甚至没有再看一眼因被她打断话后一脸呆愣表情的欧赫辰。

一路心神恍惚的晃倒寝室,才发现,秦颖那厮竟然不在,不是说好了要一起看电影的吗,真是一不靠谱的主。

随手打开电脑,找了部老电影,沈安若一个人坐在桌前看了起来,直到看完,才忆起,这部电影是叫做《玉观音》,赵薇主演的,确实是挺老的了,一个悲剧,几段情殇,如果没有当初的相遇,也许就没有最后的黯然别离,虚妄的假设不过是作茧自缚的谜题,时间错了,是最好的解释。

时间错了,是最好的解释,那她和陆锦年呢,也是时间错了吗?还是根本就不应该相遇?

曾有人说过,“两个人在一起,能够拥有幸福是最好的,如果不行,那么就快乐吧,如果连快乐都做不到,那么至少不要互相伤害,如果这再做不到的话,那么就请离开,如同当初在一起时的义无反顾一样,决绝而不要有回头。”

如果真的这样,经过那样的伤害,她和陆锦年之间能走的且仅能走的唯一的路怕是只有离开了吧。

“若若,你怎么还在寝室啊?外面出大事了。”秦颖一身风雪的从外面进来,随手除掉缠在身上的围巾帽子,对着沈安若急急地开口道。

“什么大事啊?有人跳楼了?”睁着一双貌似好奇的眼睛,沈安若配合的问道。

“哎呀,不是,不过也跟这差不多了,有人跳花津湖了。”拿着沈安若刚给自己倒的热水,秦颖幽幽的开口道。

“我晕,这么冷的天,这个傻蛋也怪会折磨自己的,这次校方给的什么解释,为情还是学习压力过重?”唏嘘着,沈安若没好气的开口道。

“咦,你怎么知道就一定是这两个原因呢,校方说会调查的,不过态度很明确,十八成是为了情,当时那个人山人海啊,巍巍壮观啊。”兀自感叹着,秦颖突然眼睛一亮,看着沈安若意味深长的开口道。

“当时,听靠的近的人说,好像不是自杀,是为捡东西来着,具体捡什么就不太清楚了,有说是链子有说是戒指的,总是各种传闻都有吧。”

“捡东西?你有问是哪个学院的吗?”心里突然一悸,沈安若无意识的开口追问道。

“额,不太清楚,好像是经管学院的,对,就是经管学院的,当时经管学院管事的都去了,还说真丢人呢。”仿佛又肯定了,秦颖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下沈安若只得手脚冰凉的靠在椅子上了。脑子里一片浆糊,若真的是欧赫辰,那她真的是造孽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