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风光小公子
风光小公子

风光小公子 幻想者 著

连载中 钟昌文韩仪娆

更新时间:2020-06-22 02:48:07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幻想者的原创小说《风光小公子》,主角钟昌文韩仪娆,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钟昌文当了一个芝麻小官,在偏远地区,本来就抱怨的钟昌文一脸不爽。可是来到了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钟昌文顿时觉得这真是一个好地方,美女如云,简直就是人间天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钟昌文不等李苏苏凑过来就硬塞了进去,舒服的翻了白眼,一不小心与牙齿磨蹭让他呲牙咧嘴的摁住她的头:“你是真不会还是假不会?”

李苏苏呛得只咳嗽,抬头眼神充满幽怜:“大人,您弄得我好难受。”

钟昌文见她不像妆模作样,看来得好好调教一下,心里玩心大发,坐在凳子上敞双脚,对着她呵笑道:“方才是我着急了,得,我就不强求你了。”

李苏苏还以为钟昌文生气了,眼珠子一瞪,跪着就凑过来,没等他说话又含了进去,比刚才还更卖力了些。

见她这蠕动的身姿,连骨子都散发出娇媚,怪不得会偷男人?如此女子怎么受得住常年的寂寞呢?

本官这倒也是为百姓造福,他正乐呵呵的享受,过了一会实在是禁不住这诱惑,钟昌文想要让她趴下时候,张伙敲门道:“大人,不好了,衙门里出事了。”

李苏苏高高的抬起臀骨,背面迎受着钟昌文的恩泽,还未蹭到,就感到一整凉风吹过,钟昌文提起裤子跑了出去,大骂道:“什么玩意?”

张伙解释道:“大人,师爷带人在衙门闹事,您快些回去吧。”

师爷?闹事?钟昌文一头雾水,哪里冒出来一个师爷了?还坏了小爷的好事,回头看了李苏苏一眼,甩着袖子带着人赶回衙门。

“师爷,您可要帮帮我们啊。”说话的是谭志聪,他们几个已经被钟昌文遣散的捕快,可这几日见到县上的乡绅贵族都讨好他,就后悔了。

原以为新来的知县没油水可捞,结果人家出手阔绰,赏了留下来的捕快半年官饷,这种事前所未有啊。

赵师爷也听闻了这件事情,便想了个计谋,说不定咱这位知县还是个富家子弟,可得好好伺候着。

“是谁在衙门吵吵闹闹的?”钟昌文大侉子迈着,扯嗓子叫着。

“你就是赵师爷?”见到一个尖嘴山羊胡的老头,一双深陷下去的眼窝,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赵师爷原本气焰嚣张,见到钟昌文马上弓下了腰,掂着袖子凑过来低声道“知……知县大人?”

“恩?”钟昌文挑眉,心里窝着火,没什么好气的说:“找本官有何事呢?”

赵师爷这人,在路上基本上有了解一点,在这赤谭县里,他一直是衙门的师爷,已经跟过好几任了,可每一次知县出事,他都能置身事外,甚至听闻,上一任知县之所以垮台,就是他使的一把好手。

见他长的狡猾,一见就不讨喜,钟昌文更是不打算理会他。

“大人,小的有件重要事得跟您说。”赵师爷摸爬滚打这些年,见钟昌文是个愣头青,便有了应对之策。

“有屁快放。”钟昌文很不耐烦。

果然年轻人就是火气大,赵师爷一点也不生气,反而笑的更开心了,念叨着:“大人,这里人多嘴杂,还是找个静谧点的地儿好些。”说完,他又小声的低估:“大人,此事我只能与您一人说。”

钟昌文眼珠子转了转,心想看你这狗嘴能吐出什么东西来,便跟他到别院去。

“得了,有话快说,本官还忙着呢。”钟昌文心里还想着李苏苏那个小娘子,若是此时复返,一定能好好‘教训’她。

赵师爷也不再卖关子,满嘴黄牙的笑:“大人初来乍到,对毛家可是有所不知……”故弄玄虚的顿了一下又道:“这毛鄂,他有个秘密。”

“秘密?什么秘密?”钟昌文来了兴趣,他当官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搞倒他。

难道这老家伙有他的把柄?

“大人,您可听过富商李振?”

钟昌文眉毛一挑,李振?“可是那个走盐的商贩?”

“正是。”赵师爷笑的让人感觉阴森,继续解释道:“这李振富甲天下的大名可一点都不虚啊。”

虚什么虚,钟昌文他老爹是土匪,经常跟他说的是,干了一辈子都没人家一根毛的钱多,可想而知他是得多有钱,他爹曾做梦都想‘抢’他一把。

难道他跟毛鄂有关?钟昌文又问。

“不知大人可曾知,这毛鄂以前是个土窝子,以后干了一票大的,才来这买地安顿。”

“你的意思是?”钟昌文隐约明白了。

赵师爷与他相视一笑:“是的,他就是劫了李振的一个银仓。”

斯……

钟昌文倒吸一口凉气,怪不得毛鄂能养活这么多手下,感情是贼他妈有钱啊!可……这对小爷来说是个坏事啊,这毛贼这么有钱,不好动他啊。

见他皱眉,赵师爷就说:“大人,您可知上任知县是如何下台的么?”

“有话快说。”钟昌文知道他话里有话。

赵师爷叹息一声:“传说毛鄂他抢了李振的仓库,可那么多东西他不敢明目张胆的藏在家里,故而,他命人在山头上凿出了一个洞,把金银财宝都存放在那里。”

“老爷……哦不,前任知县就是因为不小心知道了这个秘密,才被毛鄂下毒手的。”

钟昌文闻言脑子转的快,阴笑的看着他:“你该不会是想跟我说,你恰好也知道这个秘密吧?”

“大人真是聪慧过人,不瞒您说,我还真知道那么一点线索。”

钟昌文顿时看他的眼神都变得亲切起来了,哈哈大笑:“赵师爷,你这话说的可真风趣,啧啧,今天本官得好好跟你喝上一壶。”

“且慢,且慢。”赵师爷对钟昌文态度转变并不意外,气定神闲的说:“大人,虽然外界传闻您是毛鄂未来的女婿,可我想来事情并不简单。”别人不知道,可他与谭志聪等人交流过,自然能看得出猫腻,否则他此地老贼,怎敢随意将此事告诉钟昌文?

各怀鬼胎的相视一眼,两人都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赵师爷爽快,本官也懒得欺瞒,我跟毛鄂有仇,还是必报的那种。”

赵师爷满意的点头“老爷这边请,美酒美人已经为您备好。”

备好?钟昌文不禁摇头,这家伙能熬过那么多个知县,真的是不简单呐。

一进屋便闻到一股清香,有酒肉香,以及美人香。

只是那美人抬头‘咦’了一声,声如燕铃的喊一声:“公子,公子。”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