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爱情习题
爱情习题

爱情习题 何枝可依 著

已完结 言喻余光

更新时间:2020-06-23 01:04:37
火爆新书《爱情习题》是何枝可依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言喻余光,书中主要讲述了:迷糊了四年的青春岁月,一直深陷困境中挣扎,懵懵懂懂的虚度了大一新鲜人绚烂的岁月时光,终于在大二觉醒,人生从此与众不同,人生有多少之光值得回忆,我的大学。...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一个学期就在期待与旁徨中无声无息的过去了。寒假期间我做了检讨,如今之所以造成我与她之间原地踏步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的胆怯,而能与胆怯抗衡的,就是借助于外力的协助。但既然大家都已公认我们是当然的一对,也有些人早已经相信我们是男女朋友了,我实在拉不下脸向她或我的同学求助,所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但凭天意了。

新的学期开始后,我们又默契十足的坐在同一个位子,也如昔般的各自看着自己的书,依然没有旁人的打扰,两人同样的无任何其他形式上的交流。

我憎恨自己的懦弱,突然好希望她是个主动性强烈的外交型的女孩,如此一来,我俩就有一个正式的开始了,然而如果她真是个活泼外向的女孩,就不是我欣赏的对象了,心里很矛盾。

喜欢恬静贤慧的女孩,自己却不敢采取主动;明知自己胆怯又死要面子,连请她同学制造个特别的机会都不敢,心里好闷喔!但自责又有何用,只能叫时光虚度,让同学一再的指责。

看一看表,早过了下午五点半,餐厅的用餐人数应该不多了,虽然学校伙食不好,但为了安抚胃肠的一再抗议,我也只好起身了。

出了大门,就听到一阵尖锐喧闹的声音由楼下传来,当我走到楼梯口,这阵声音突然停止了。正感到奇怪时,眼睛往下俯视,看见她的两位同学蓦地低下头,还有一位不仅低得几乎将头埋进衣领里,身子还侧过楼梯的另一边。那个人不就是她吗?三个人的动作让我也跟着尴尬起来了,因为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她的两位同学正在因追问她与我之间的事而与她在口语上有相当的〝争辩〞,一看到我都不知道如何自处,才会有这般前后截然不同的反映。平时她们见到我就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让我难免有这层联想。

和她们三人一样,我也低着头,若无其事的由她们身边走过。

再三个阶梯就到二楼了,如果猜测的没错,她们三人已经到达三楼,两个同学正为此一尴尬的场面……难为情又舍不得放过的回头看着我,而她……正……害臊的……躲在墙角一隅……仍然垂低下头。禁不起好奇心的驱使,我倏地抬头一看,情况果然不出所料。

这次的发现叫我更加肯定,一个学期以来,她正如我偷窥喜欢她般的偷偷地喜欢我,只是我们都没有表达甚至是制造讲话的机会罢了。

确定她的心意后,有股无形的力量压迫我非表态不可,因此我开始感到焦急、分心,老是在思索着如何和她搭话。

我喜欢她,我同学看出来了;她喜欢我,她同学也发现了。我胆怯、她害臊;我同学都没有看出我的焦躁,没人热心的主动帮忙,为什麽她也没有较为鸡婆的同学肯出面主持公道呢?难道我们的缘份就仅仅到此一地步为止?

心里想好了话题,也做了一番简单的沙盘推演,今天我下定决心自力救济了。

“ㄟ……请问你,现在几点了。”我的手表坏了,正好送修中。

虽然找到了这个再平凡不过的藉口,但我还是紧张得连一个〝学妹〞之类的称谓都没有,而且还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颤抖。

“十点三十分。”她看了看表,面无表情的略微抬头回答。

“噢……谢谢!”我注意着她的表情。

“不客气!”回话之后她的视线马上又重回书本,彷佛不将我这破天荒之举放在心上一般。

多亏了方才的沙盘推演,本来想顺便夸她几句:〝你好用功喔!〞、〝看了那麽久的书,你眼睛累不累?〞、〝待会儿阅览室关门时,我们一起走,散散步、聊聊天好吗?〞………但突然又认为这类话语太庸俗、太唐突了,还是将所有想说的话全都吞了回来。

真气自己的胆怯和口拙,庸俗就庸俗嘛!那麽爱面子干嘛?她本来就知道我不是位情场圣手,嘴里哪吐得出什麽叫人迷醉的话语,她既然喜欢我就不会取笑我,况且如果她真认为我笨拙得好笑,不就让我更有自嘲而进一步制造话题的机会了吗?唐突又怎麽样?一次邀不成还有第二次第三次,只要她真的喜欢我,迟早会答应我的。唉……真恨自己的无能,将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气又给压了回去,凭白失去了一次大好的机会。

唉!算了算了,生死有命,〝运数〞在天,既然没有勇气和口才,只有将我俩的命运交给老天爷了。

天气渐渐的热了,因为憎恨自己的胆怯,我懒散地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寝室睡大头觉去。然而寝室里没有电风扇,闷热的叫人难耐,最后还是决定乖乖的来到阅览室,至少这儿较为宽大,感觉凉快些,也听不到室友的鼾声,不致因为自己情绪不佳和他们产生无谓的争执。

趴在桌上想好好睡个午觉,但彷佛有什麽事情在心里纠缠不清而无法入眠,坐直了身子,她桌上一本毫不起眼的书本吸引了我,我随手一翻,愕然发现里面挟着一张明信片。向来为人端正的我,从未动过她的任何东西,此时此种不屑的举动已经叫自己深感不耻了,所以我根本没想到观赏信件的内容和寄信者,然而正面收信者的地址和姓名却叫我不得不多加留神。地址和我们学区是十万八千里之别,谅必是她家的住址吧!?而收信者的姓名更非她莫属了。第一次探勘就发现如此至宝,岂能轻易放弃此一成果,我自然而然地将它们偷偷的抄了下来,再小心的将它收藏好。

陈绮冰,很好听的的名字,真是人如其名,拥有绮丽无比的一颗心,却是冰雪般冷酷的神情。

一学期又这样平淡无奇的过去了,两个学期都只有那一两句不算交谈的对话,懊恼、想她,抓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如何克服自己胆怯的方法,今年的暑假是特别的难熬。好不容易挨过了漫长的暑期,开学后,我既兴奋又期待的,仍然是在原来的位子等待她的来临,静候那心灵的享受,准备继续感受那难以捉摸的温暖,承受老天爷一切的安排。

两天、三天,我随时期盼着她的到来,但每次的偷瞄、侧头、抬头都让我失望,每次发现身边有任何动静时,就给了我一个更残酷的打击。

一个星期也过去了,走遍校园的每一个角落还是见不到她的踪影,难道她因为我迟迟没有表态,已经对我绝望得不想再上阅览室,却闷闷不乐的兀自躲在宿舍看书不成?

严格说来,她和我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所以我不敢向她同学打听她的动向,除了失望与懊悔,又能如何?只能一天等过一天,直到她肯露脸了。

旁边的椅子被轻轻搬动,我不敢回头,连偷瞄的勇气都没有,因为我怕又遭受到另一次失望的打击。

“Hi,那麽用功啊?刚开学不久就那麽认真?”是一个陌生男生的声音。

我抬头望向他,他去年是研究所一年级的学长,曾经旁听过我班上的学科,也曾经问过我问题,现在是硕二了,而且……他是她姐姐的男朋友。对的,我可以试着由他身上打听她的消息。

“Hi,你好。你也来看书啊?”我给他一个很镇定很正常的表情,心里却在盘算着如何打听是好。

“我不是来看书的,没事到处逛逛罢了。”他确是一副悠哉的模样,不像是来看书的。

“喔……”不善言词的我,无法接上话。

两人沉默半晌。

“她……”他稍一停顿,我清楚他嘴里的〝她〞一定是绮冰,她到底发生什麽事了,为什麽需要别人传话?心里急死了,却不敢接他的话。

他悠悠地的将眼光向四周一扫,不急不徐的说道:“她休学了。”

她休学了,这怎麽可能?她怎麽会无缘无故的休学了?我们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了,这麽玄的情节怎会发生在她和我身上呢?这是我的〝初恋〞啊!天啊!您怎麽可以这样捉弄我?是他在开玩笑吧?

但他绝不可能骗我的,因为只要我稍加用心,很容易找到她上课的教室,届时真相自然大白了,况且,骗我对他、对我,甚至于对绮冰都没有任何好处。

是因为我的愚蠢让她厌烦,她想回避我一年,待我明年毕业后再复学?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喔……满脑子的问号,我心很乱,只有强做镇静的向他确认,

“你是说……”我用手指着他目前的位子。

“嗯!陈绮冰休学了。”他无奈的点点头。

“喔!谢谢!”我一时茫然,不知道如何探询。不过,我确认了绮冰的身份与事实。

既然我不懂得如何继续向他打听,他也只有向我礼貌性的告别:“那就不打扰你看书了,我先走了。”

晴天霹雳,我难以接受此一事实,持续发呆,脑筋空白,无心上课,也看不下书,只好收拾起书本,恍恍惚惚的在校园里走动。然而,我们未曾留下共同的足迹,没有共同的回忆,我怎麽都意识不到她的存在,只看到蒙蒙的校园建物、来来往往的人影晃动和无情的草木,尚有的感觉就是身子很冷很冷。

九月中下旬,美仑美奂的建物被木化了,喧嚷的人群变得无精打彩,连生气盎然的草木都提前枯萎,绽放的花朵都瞬间凋零了。变了全变了,眼前的一切和往昔的情景完全两样,刚刚的闷热难奈,现在也急速变得寒心澈骨,变得如此的迅速,变得如此的不合常理。我好希望现在就在中南部,在她的身边,才能感觉到温暖。赫然发现,原来她在我的心中已经蚀刻了如此之深。

风,没有为我带来任何她的讯息,也吹不掉满脑子的问号。

虽然我们都未曾表示过谁喜欢谁,但旁人都能轻易的揣测我俩的心意,有谁不认为你我就是一对准情侣?你看,你未来的姐夫都会主动把你的消息告诉我了,难道只有你不懂,这个世界上唯有你还看不出来我的情意吗?我是个含蓄、内敛,甚至是害臊的人,相信你心里也非常清楚,但我会想办法让你了解我的心意的,为什麽你不给我机会?

既然你那麽讨厌我就不用坐到我身边,大可不必让我有不正确的联想啊!给了我希望又将我推下绝望的深渊,这是何等的残忍。

面对身边那个你习惯的位子,我迷惘、失落。它仍留有你的气息却感觉不到你的生气,你留下了倩影却带走了一切,连我的心也一并带走了。

我的心已经在方才的瞬间飞到你身边了,它看到了一个不在乎神情的你,却接收不到我这个主人给它的意识,带不回任何的讯息又无法追回。绮冰,难道你不知道没了心的我,血液已停止了运转,全身发冷?遽然失去的伤痛啃噬着我的心,我痛苦无助的蜷缩在这卑微的角落,连阅览室放射出的光芒都不敢正视一眼,彷佛在逃避万人所指的轻蔑。

你清楚我是喜欢你的,也明白自己喜欢我,默默相许的心恋虽然没有爱恋的甘甜,但也没有暗恋的苦涩,它有种淡得叫人家回味无穷的美。含苞待放的蓓蕾何等的含蓄,绽放开时是何等的灿烂,你我的未来将是何等的甜蜜,但尚未尝到开始的甜美就要我受尽遗忘的痛苦,这对我是何等的残酷?

这几天见到你同班同学时,都感受到不同于以往的怪异,她们一定都在耻笑我的痴情,那也就是你的本意吧?呵呵……我真笨!你只是一位一般的学妹,我竟然将你视为情感上的明灯,不断的向你飞扑。

真情岂存人世间,一梦醒来人不见。也许我爱上的只是吹拂而过的清风,它不留下任何痕迹,也或许往日仅是一场梦,而我是梦尽不愿醒。是我傻,是我痴。天意如此,也只能怪自己的一厢情愿、自做多情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