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退魔契
退魔契

退魔契 剑雨萧香 著

连载中 柳林轩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9:41
独家完整版小说《退魔契》是剑雨萧香最新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柳林轩,书中主要讲述了:野庙残垣遇鬼妖,却牵出一段离奇往事,血性侠客入仙门,是奇遇还是命运相连。一桩桩离奇事件,一段段爱恨情仇。一团团悬疑迷秘,一幕幕世间百态。修仙人,虚空界,唐末动荡风云突变。战墨家,游九州,斩妖除魔卫道人间。一柄玉臻剑,一段仙侠缘,一张退魔契,一曲英雄歌。退魔契书友群:387105110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第八章——遗言详解剑中契,张道长托梦果应真

妖精这一爪击出,道长已然命悬一线。可就在这关键时节,妖精竟然一口鲜血吐出,双腿一软,咚的一声跪在地上。原来是法坛未破之时玉臻剑造成的伤害开始起作用了,就如道士之前所说,妖精的肉身开始由内而外慢慢溶化。重伤至极,竟伤了妖精的妖力。

这一下情势反转,道士虽受重击,但与妖精所受的伤害来比,依旧是好的太多。道士心中也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终于拖到了玉臻剑的威力显现。只消再拖下去,拖到妖精再也聚不起妖力,就能轻松将之斩杀。心下主意已定,掐了剑指,心中默念了止血的咒语:“日出东方一点红,手执金灯点金油,一声喝断三川水,止住红门血不流。”轻吐三口真气,一吐眉心,二吐檀中,三吐气海。小腹上的伤口登时紧缩,合在一起不再流血。

妖精又哇哇的呕出一滩黑血,双手强撑身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眼见着道士掐指念咒,却无力阻止。静静调匀了自己的呼吸,只觉得脏腑之中翻江倒海,体力渐失。自知伤重,估计这肉身撑不了多久了。待到呼吸平稳,又暗暗汇聚妖力,想着做最后一搏。只要杀了这道士,大不了花上些时间,再修一副肉身就好。

道士重新摆了架势,再次踩了天罡北斗的步伐,意灌于心,心凝于神,神合于力,把那玉臻剑再次挥起,准备趁着妖精式微,再予以重创。

道士剑如飞虹,破空一剑斩到妖精头上,没想到妖精竟避也不避,硬是强行上前一步,侧过头,用肩膀硬生生吃了那一剑,然后一把抓住了道士的手腕,张嘴上前咬在了道士的胳膊上用力一甩,然后在道士心脏位置,重重打上一拳。把道士打的栽倒在地,玉臻剑脱手飞出,落在院中的雪地上。妖精也不乘胜追击,只是站着狂笑。

道士眼中一黑,翻过身坐在地上吐出一口紫血,心里明白脏腑已被打伤,再也无法调匀气息了。见玉臻剑已被打脱飞出老远,就沾着血在地上画了几下,然后一伸右手,居然把整个前臂都探到雪地之中,使了一记隔空取物的法术,就好似伸手在水里捞东西一般,一抬手就把玉臻剑从雪地里提了出来。

道士重新握剑在手,挣扎着起身,对着那妖精说道:“今日一战我早有觉悟,拿命来吧。”说完把手中玉臻剑轻轻抛起,身上好似有万千伤口一般嘭的爆出无数鲜血,那鲜血在空中汇成血雾,血雾汇成一条血龙注入玉臻剑中。玉臻剑饱饮道士鲜血,竟又再一次泛起了翠绿的绿光。绿光只是一闪,剑就已经飞出,直插进妖精心脏之中。道士仰天一笑道:“妖孽,初见你样貌之时还无法料定你是何物成精,待到你甩尾,放臭气,便知你是黄鼠狼精。如今剑插你心脏,正是你妖力罩门,贫道今天不仅要灭你肉身,更要灭你魂魄。”待要再张口说话,竟是一个踉跄直挺挺趴到在地。

妖精心脏中剑,向后躺倒,一动不动好似死去一般。

万氏父子见道士和妖精同归于尽,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是好,忽听得道士微弱的咳嗽一声,才知道士还有一息尚存。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道士身边。

扶起道士一看,只见道士须发斑白,脸上尽是褶子,好似一个百岁枯槁的老人一般,待要扶道士起身,道士一摆手,指着那插在妖精心脏之上的宝剑吃力的说道:“这剑是我师门至宝,会与与此剑有缘的人建立灵魂契约。每任剑主死后都会化成剑灵依附在这宝剑之上。化作宝剑的一部分,增强这宝剑的威力。可每增加一次威力,要催动宝剑威力需要的道法灵力也就越高。所以每一任新主人,只有本领高过前任主人时,才能把这宝剑的威力尽数施展出来。可惜我学艺未精,就偷跑下山。成了师门叛徒,空有与这玉臻剑结下的仙缘却终其一生也无法尽展它的威力,反而让它近乎变成一把妖剑。如今我为了催动玉臻剑的法力来除妖,耗光了我的生命之力,怕是活不成了。每任主人死去,宝剑就会等着有缘的人来继承新的契约。我死后,有劳你父子二人,好生保管这柄宝剑。一年内自然有人来取这宝剑,我的俗家名字的叫张九真。来取剑之人,若不认识我,千万不要将剑给他。去将玉臻剑取来给我罢。”

万鹤堂转身去拔那插在妖精身上的玉臻剑,就在这时妖精突然活过来,伸出手来掐住万鹤堂的咽喉,咔嚓一拧,就拧断了万鹤堂的脖子。随手一扔,把尸身重重扔出去,正撞在东厢房的墙上,撞的脑浆迸裂,血肉模糊。万大夫见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死了,发疯似的向那妖精扑过去,妖精一甩胳膊,就把万大夫挥出丈许,重重摔在地上,饶是有着寸许厚的积雪,也把这万大夫的双腿生生摔断,登时就昏死过去了。

张九真诧异非凡指着妖精道:“你,你,你怎么没死?”

那妖精也是受伤极重,虽是痛苦异常,仍是得意笑道:“因为我并非是黄鼠狼精,启料你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你虽重伤于我毁我肉身,可要不了多久,我还是会回来的,到时我定要了这万大夫的狗…..啊!!!!”妖精还没说完,一声惨叫,身体就片片撕裂成碎块,一道金光从内部炸开,接着一股黑黝黝的浊气,冲天而去,逃进夜色之中。那柄玉臻剑被炸的在空中一转,咚的一声,竟掉入院中的水井里。

张九真再也无力支撑,仰面朝天躺倒在雪地上,长叹一声,就此死去。尸身化成一道夕阳余辉般的光华,也坠入了院中的水井里。

万大夫不知昏了多久,被夜里打更的声音给叫醒,想要起身,却发现双腿以断,忍着剧痛,向院中一扫,只见万鹤堂的尸身依旧直挺挺躺在东厢前。妖精和道士都消失不见了,只剩下地上一身染血的道衣,道鞋。那玉臻剑竟也无影无终了。这时又听得打更声音由远及近,忙拖着断腿,爬到院门外求救,正巧遇到了带着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打更的魁伯路过门口,一众人救了万大夫,万大夫又把一夜的凶险和道士捉妖的前后经过细说与他们听。

之后镇民们安葬了万鹤堂,又为道士张九真建了衣冠冢。万大夫两腿伤重,不能下地,就嘱咐了魁伯和小秋子在这院子里寻那玉臻剑,可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依旧不知玉臻剑的下落。万大夫觉得有亏道士所托,伤好以后,每月都要去那道士的衣冠冢祭拜道士。

此后又过了几个月,再也没有人看见或听见那妖精的蛛丝马迹了,大家都以为妖精已经被道士斩杀降服。又过了没多久,镇民就已然忘记了妖精的凶狠,就好像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到了今年Chun天,天气回暖。镇上有些青年上山踏青,可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一连找了数日,才在那镇仙岭的破庙身后发现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树洞,又在洞口发现也人的碎骨和头发。一开始镇民还以为是什么野兽在这蓄窝害人。就有一些胆子大的壮年小伙,留宿在那破庙里,轮流放哨盯着那树洞,准备把这野兽捉了给死去的镇民报仇。万大夫听说后也来劝阻过他们,可这些人年轻气盛,劝说无果。

当天夜里,万大夫早早就和衣睡下。睡梦之中,只听得有人轻声唤自己,迷迷糊糊的起了床,循着那声音走去,只见自己竟来到院中的水井旁。再细细分辨那声音正是从那水井之中传出来。万大夫伸头想往里瞅,脚下却突然踩空,一头栽到了水井里,只感到自己轻飘飘坠下,竟落在一间干净的房间里。正诧异间,却看到眼前正站着那张道长。忙拱手一拜,道长微笑一下,把他扶起对他说道:“那妖精还没死,我只灭了他肉身。玉臻剑虽厉害,可我没有能力将它三魂七魄尽数斩尽。它如今没有肉身,只能靠勾起人心中的幻觉来吸人精气,被勾的人心中越是对什么事物执着,就越会遇到什么样的幻觉,就好像中邪一样,只有这样妖精才能吸到最纯的精气。以我估算这妖精只需吸食七七四十九个活人的精气就能回复肉身。切记以后不要再让镇民去那破庙附近了,镇口的那两杆旗子可保镇上太平,以妖精如今的妖力是不敢前来的。凡是经由此镇赶路的来往客商,也要记得叮嘱他们,趁着正午时分,阳气最盛之时再结伴过那镇仙岭。切记,切记。”万大夫急忙把玉臻剑丢失一事告诉了张道长,张道长却笑道:“你且看。”说完伸手一指身后,那玉臻剑正挂在墙上。

万大夫待要再问捉妖之事,却见张道长竟化成一团五色的光芒消失了。而自己也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原来刚才这一切竟是梦境。

第八章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