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猎行异世
猎行异世

猎行异世 秘辛:鱼不再流浪 著

已完结 小钟萧

更新时间:2020-10-30 01:30:35
新书《猎行异世》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秘辛:鱼不再流浪,主角小钟萧,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一个弥留之际的豪门子弟,在神秘声音的指引下,来到了神奇的荒古大陆。 这里有科技文明,但还处于萌芽时期; 这里有魔法文明,可是随着神话的远去,魔法也早已褪色。 站在魔法和科技的十字路口,迷茫的不仅是荒古大陆,还有一个来自地球的灵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威廉再次睁开双眼,周围的场景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里不再是战火纷飞的城头,而是一处略显破败的屋子。屋子正中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地图,地图的颜色发黄,上面的字迹和线条也是模糊不清,看不出画的是什么。

在威廉的身下,是两张桌子拼凑而成的简易床,上面除了一块桌布,就再也看不到任何一点点类似织物的东西。

守在床边的,依旧是那个长的比小丑还要难看的尼尔。看见威廉醒来,尼尔的双眼顿时露出欣喜之色。

“王子殿下,您要喝点水么?”尼尔一转身,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雕花的银质水壶,水壶的壶嘴正在向外冒着热气。看样子,这水刚烧开没多久。

“我不渴。现在有些头晕,让我休息一会儿。”威廉无力的摆了一下手,然后换了个睡姿,闭上双眼假寐起来。

看见威廉又睡了,尼尔赶紧放下手中的银壶,躬身倒退着离开屋子,并且小心的把门掩上。

听见尼尔的脚步走远直至消失,威廉这才再次睁开双眼,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因为威廉刚才晕倒之后,终于想起了一些事情,一些车祸发生之后的事情。

说是想了起来,其实也不准确。因为威廉不敢确定那些事是不是真的发生过。在车祸发生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威廉是非常清醒的,虽然当时眼睛看不见,但是耳朵却能听见身边发生的一切。包括呼喊声,警车和急救车的汽笛声,电话铃声等等。

但是有一个声音,却让威廉感到很奇怪。因为这个声音就在威廉的耳边,就像是有人把嘴巴凑到耳廓旁在说话一样。可是这个声音又是非常的空灵、威严,不带有任何感情,就像是一个呆板的机器发出的声音一样。

当时这个人(姑且算是人吧,因为威廉根本没办法确定这个声音是不是属于人类的)说:“孩子,你愿意拯救世界么?”

威廉从小就在单亲家庭长大,记忆里只有父亲没有母亲。虽然生活奢华无比,但是父亲身后的家族对后代的要求非常严格,让威廉从刚刚记事起就感受到了无比的压力。威廉不止一次的想过要放弃、要逃跑,可是每当他看到父亲那双忧郁的双眸,威廉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选择妥协,一直持续到威廉14岁的生日那天。

那天是威廉的14岁生日,父亲让家里的厨子准备了好多好吃的。一直滴酒不沾的父亲也破天荒的拿来一瓶酒,说要给儿子庆祝一下。威廉同样从未喝过酒,出于好奇,就和父亲一起将那瓶酒给分了。

半瓶酒下肚,威廉倒是没什么,可是父亲也是酩酊大醉。喝醉了的父亲似乎特别能说,说了许多许多威廉不知道的事情。比如父亲的家族,是华夏一个非常古老的家族,从两晋起发迹,一直延续至今。

家族悠久的历史,让威廉感到十分的自豪。虽然只是半个华夏人,但威廉还是为自己的身体里流淌着家族的血脉而自豪。可是当他听到父亲提起自己的母亲时,终于震惊了,因为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传承千年的家族,在对待后代的婚姻时,会变得如此野蛮、如此绝情。

从父亲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威廉得知,自己的母亲是一个德意志人,据说还有皇室血统。父亲是在德意志经商时和母亲认识并且相爱的,因为家族森严的门规,父亲没有敢把母亲带回去,决定先斩后奏,把生米煮成熟饭,逼迫家族同意这段婚姻。

父亲的保密工作做得还算不错,直到小威廉出生,一直都是平安无事。可是到了威廉3岁的那年,父母的这段“叛逆”的婚姻,还是被家族发现。

东窗事发,威廉的爷爷怒不可遏,亲自坐飞机飞到德意志,将威廉父子带回了华夏,将威廉的母亲一个人丢在了德意志。随后不久,威廉的母亲就因为相思成疾病逝了。

得知自己身世的威廉从此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寻常纨绔做得事情,威廉做。寻常纨绔不敢做的事情,威廉也做。甚至为了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威廉还偷偷的参加了雇佣兵训练营,成了一名雇佣兵。要不是最后一刻被父亲给逮着了,恐怕威廉已经成了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雇佣兵。

就是这样一个性格叛逆、心智还不够成熟的人,突然听到有人问自己愿不愿意拯救世界,你说他会怎么选择?毫无疑问,威廉选择了愿意。因为只有这样,威廉才理由脱离那个让他感到恶心的家族。

可是威廉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没来得及成为拯救世界的英雄,就先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吧,反正只要离开那个家族就行,管他去哪呢!”

威廉仰望着屋顶,无奈的接受了现实。可是转眼之间,威廉又突然从桌子上蹦了下来,指着天气急败坏的大声道:“贼老天!我好歹也穿越了一次,你怎么连点穿越者的福利都不给呢!不是说穿越者附身的时候,是可以融合记忆的么?我的记忆呢?王子的记忆呢!我好不容易才穿越了一次,你居然把这具身体的记忆给洗白了!”

就像是在迎合威廉一样,天空中突然炸响了一个惊雷。不但把威廉吓了一跳,同时也让硝烟弥漫的战场突然出现了一个停顿。只可惜这个停顿太过短暂,十几秒过后,喊杀声再次响彻天际。

“王子殿下!王子殿下!”

守在屋外的尼尔同样被吓得不轻,可是身为王子殿下的仆从,尼尔时刻不忘自己的职责。刚一缓过神来,尼尔就飞快的冲进屋内,连滚带爬的来到威廉的面前。

“王子殿下,您别害怕,只要有尼尔在,就没人能伤害的了你!”

看着尼尔满头大汗、一脸焦急的模样,早就对亲情家人感到绝望的威廉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丝感动。虽然此王子非彼王子,虽然威廉的脑子里没有关于尼尔的任何记忆,但是威廉决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这个卑微的可怜虫过的好一点。

至少,自己现在还顶着一个王子的头衔不是?

尼尔的忠诚,让威廉十分的感动,在感动的同时,威廉也利用尼尔的忠诚,了解到了自己目前的处境。老实说,威廉真的投错了胎!呃……应该是穿越错了对象。

威廉的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同样也叫威廉,今年正好也是16岁,是红叶王国的王子。红叶王国的现任国王玛佐拉三世有四个儿子,威廉排行老三。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威廉没有继承王位的希望,将来最多只能当个混吃等死的闲散王爷。

可是世事难料,邻国橡树王国的突然入侵,改变了威廉的命运,也点燃了威廉心中早已熄灭了的希望之火。因为国王玛佐拉三世宣布,自己的四个儿子中,谁在抵抗外侵的战争中获得的军功最高,谁就是下一任国王的人选。

听到这些国家的名称,威廉就有一种想要笑喷了的冲动。好在威廉及时忍住了,这才没有引起尼尔的怀疑。其实也不能怪这些国家的国王,因为这些国家都是奥卡帝国境内的城邦国,一个城堡就是一个小国。这些城邦国都是由奥卡帝国的皇帝分封和命名的,随意性很强。红叶王国,就是某一任奥卡帝国皇帝在命名时,正好看到了红叶,因此就诞生了红叶王国,而橡树王国也是如此。

红叶王国也好,橡树王国也罢,他们与奥卡帝国的关系,有点像古华夏商周时期分封的诸侯国。城邦国从体制上来说都是奥卡帝国的领土,但同时又拥有自己的行政、立法、税收等权利,甚至还可以拥有少量的军队。只要不公开宣布独|立,这些城邦国的国王就能一直自由自在当山大王。

因为彼此之间都是相互独|立的,所以奥卡帝国境内的城邦国之间经常发生矛盾。解决矛盾的方法通常有两种,一种是申请奥卡帝国朝廷进行调解,还有一种就是带着自己的军队打一场。

由于头上还有一个更加庞大的存在,战胜方自然不可能强行吞并战败方的土地,但是将对方国库里的财富席卷一空还是没问题的。因此城邦国之间的战争,通常都是国王和军队之间的战争,很少会伤及平民,所以很少有平民会去关心国王的死活。甚至有些平民还会搬来小板凳拿着零食,远远的看热闹,就像是在看战争大片一样兴奋。

也正是这个原因,玛佐拉三世才想到用王位来刺激自己的四个儿子,让他们奋勇抵抗,以此来保住红叶王国和自己的财富。

威廉(应该说是前任威廉)是个不甘寂寞的人,有了希望,自然就要付出100%的努力,于是就自告奋勇的冲上城头,想要鼓舞士气。没想到自己还没站稳脚跟,就被一个士兵不小心给撞晕了。

不过尼尔却暗示,那个士兵根本就是故意的。因为谁都知道,那个士兵是大王子手下的手下。红叶王国的大王子虽然还没有掌握军权,但是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身边最不缺少的就是跟随者。而那个士兵,就是一位效忠大王子的将军的手下。

“尼尔,以后我不想听到任何有关类似的言论。我和大哥是亲兄弟,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威廉出身于大家族,从小又熟读东西方历史,对阋墙之争中的种种龌龊最是了解。别说没有事实依据,就算有,威廉也不想让这种矛盾浮出水面。毕竟现在外敌当前,总不能学校长去搞什么“攘外必先安内”。再者,就算最后不得不刀兵相向,扮猪吃老虎总能活的更久一点不是么?枪打的,可都是出头鸟啊!

“是,是,是!王子殿下说的极是!”虽然心里比谁都清楚,但尼尔表面上却不得不接受自己主子这种近乎荒唐的想法。身为三王子殿下身边的红人,尼尔只能祈祷最后坐上王位的那个人,能够善心大发,不会要了自己主子的小命。主子平安无事,自己的命也就保住了。

搞清楚了目前的状况,威廉首先要做的便是想办法让自己和这个小狗屁王国在这场战争中活下来。可是从目前的形式来看,这似乎有些太异想天开了。因为仅从实力对比上来说,红叶王国就明显处于逆势。要不是有高大的城墙作支撑,恐怕在战争打响的第一天,王宫就被别人给占领了。可就算是有那一道高大的城墙,红叶王国也顶多算是在苟延残喘,战败是早晚的事。

“尼尔,这就是城防图么?”威廉扫了屋内一眼,目光最后落到了挂在墙上的地图上。得到了尼尔肯定的答复,威廉快步走到城防图前,仔细的打量起来。

这张城防图绘制手法,威廉实在不敢恭维,先不说有没有什么比例尺、坐标,就连构图的线条,也是画的歪歪扭扭,就像是一条条小蛇在纸上爬一样。

“那个……尼尔,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哪儿?”威廉实在没办法看清楚这张城防图上到底画了些什么,只得再次求助于身边的尼尔。

尼尔没有表示任何的不满,走上前踮着脚,用手指着地图左侧的一处线条道:“就在这里,王子殿下,地图上不是写着字么?”

“写着字?”

威廉不敢露怯,赶紧抬头看着尼尔手指的地方。果然在那条代替城墙的线条旁,有三个类似古中东腓尼基文字的图案。虽然威廉从未见过这种文字,但只一眼便立刻认了出来,这三个文字所代表的正是“北城区”三个字。

“真是奇怪,前任的记忆不是洗白了么?怎么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威廉的脑子里突然闪过这个念头,但来不及去纠结,赶紧继续趴在城防图上,一个字一个字的辨识。

过了大约十分钟,威廉终于离开了城防图,但脸色已经变得越发难看起来。

“尼尔,也就是说,我负责的这段防区,是敌人的主攻方向?”

“是的!”尼尔讪讪的笑了笑,但随即又正色道:“不过现在不是了,由于迦顿将军的奋勇抵抗,进攻我们防区的敌人已经死伤过半。现在从人数上来讲,我们的防区已经和其他三位王子的防区没什么区别了。”

“迦顿将军?他又是谁?为什么本王子负伤了,他却连面都不露?”

威廉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但是身为将军,却对出现在自己防区的王子不管不问,这简直就是一种失职。难道他不知道,要是王子死在了自己的防区内,对士气会造成非常大的打击么?

就在这时,那扇虚掩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一个身高近两米,长着一头白色披肩发,脸庞棱角分明的大汉出现在威廉和尼尔的视线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