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无上神皇
无上神皇

无上神皇 逸尘 著

连载中 萧昊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1:49
《无上神皇》为逸尘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神皇萧殒,意外重生,修无上功法,从此天上地下,唯吾独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这时,突然间一言不发的四长老出声道:“诸位,大长老所说的这两条路,无论哪一条承担的风险都很大,在下有一计,不知诸位可否听我一言。”

霎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在了四长老身上,毕竟正如四长老说的那样,大长老的两条计策承担的风险实在太大。

也许四长老的计策要好上不少吧。

四长老面对如此多的目光,仍旧泰然自若地道:“人都是贪婪的,尤其炼丹师,既然是四品炼丹师,那么性子肯定高傲异常,依林莫雄的本事,想要让其为他办事,显然是不可能的。”

“如此,我们可以将这位四品炼丹师拉拢过来,林莫雄出一倍的价钱,我们出三倍,和我们萧家比底蕴,他城主府还不够资格,而且只要我将这四品炼丹师请了过来,那今日我萧家之局面,就会是林家的局面,等城主府垮了,我们再全力击之,那样的话,整个玄天城都是我们的囊中之物。”

“此计甚妙。”

“四长老聪明过人啊。”

“这个办法好,我赞成!”

“我也赞成。”

四长老话刚刚说完,顿时不少人拍手叫好,纷纷赞同。

萧明闻言,略做思考,觉得对方的话也颇为在理,可是有个问题需要解决,那就是这个四品炼丹师,他连面都是未曾见到,又如何前去重金收买。

这个问题被一名长老问了出来,岂料四长老竟是胸有成竹地将此事包揽了下来。

当天夜晚,萧陨身穿黑衣,带着滚滚斗笠出现在了玄天城中,径直朝着风花雪月之地行去。

刚进屋内,那老鸨子就是笑脸迎人的走了过来。

“呦呵,您就是风扬大人了吧。”

老鸨子搔首弄姿地道。

“萧凌在哪里?”

萧陨的声音异常的沙哑,而且透漏着清冷。

“萧凌大人正在二楼,备好姑娘酒菜等着您呢。”

老鸨子嗲嗲地道。

萧陨丢给她一锭十两金子,让她头前带路,随后他又是一把搂住一青楼女子的腰肢,随着老鸨子朝着二楼行去。

没多时,老鸨子来到一处房间,打开房门,让萧陨先进。

萧陨刚一踏进房门,顿时传来一阵奢侈之风。

整个房间布置的犹如人间天堂,香炉青烟缭绕,墙壁之上,水墨丹青,四周都是紫檀木桌椅,精致盆栽!

在房间中央,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

突然间,门外一阵阵琴音传了萧陨的耳膜中。

萧陨朝着房门看去,正好此时一年轻貌美的女子抚琴而入,淡妆白裳,宛若天上仙子。

而在那白衣女子刚进屋内不久,其身后有一年轻男子走了过来。

待的年轻男子走进房门后,老鸨子很懂规矩地将房门关闭。

那年轻男子道:“在下萧家四长老萧凌,想必这位就是四品炼丹大师风扬先生了吧。”

萧陨见状,只是点了点头,而后自顾自地坐在了座位上,而且十分霸道地将那白衣女子搂入怀中。

砰!

女子尖叫一声,手中长琴未能抱住,不小心跌落在地,响起清脆的声音。

萧凌见到这一幕,不禁暗骂:他妈的,炼丹师怎么都这一个德行,真不明白,此等好色贪杯之徒,怎么会成为四品炼丹师!

不过,萧凌深知炼丹师都是倨傲之辈,如今有求于人,只能忍下这口窝囊气。

于是萧凌笑脸迎人地走了过来,坐在萧陨的对面,“不知大师可否让在下一见尊荣,说不定将来你我还会多年共事。”

“哦?”萧陨发出一丝异样的声音,“也罢,既然四长老都开口,我若不依,倒显得有些做作了。”

说完,萧陨便将头上的斗笠摘掉,一张清秀冷傲的面容出现在人前。

眼下萧陨的脸面自然不是本尊,只是易容的而已,说实话,这张面皮虽说算不得英俊,但是那种高冷妖异却让人为之震撼。

果不其然。

萧陨怀中的抚琴女子见到他如此不凡,感受到萧陨身上传来的阵阵温热,她的心像是几头小鹿那样扑通扑通地撞着她。

原本她见到萧陨头戴斗笠,便是认为他肯定是中年大叔,样貌其丑,自己今夜铁定倒霉,可是现实让她大跌眼镜,现在的她活脱脱地就是个花痴。

说实话,萧陨只要说声要了她,她会毫不犹豫脱光了衣服,任其驰骋!

一旁的萧凌见到萧陨如此年轻,不由一怔,不过旋即释然,这家伙肯定活了几十岁了,用了容颜不老丹,才会永葆青春。

萧凌笑道:“大师真是年轻啊,我先来说说合作的事情吧。”

“可以,说说吧,你们萧家挖我,要给我出什么样的价钱。”

萧陨手指在女人脸上轻轻地滑动着,目不转睛地道。

“不知城主府给大师多少价钱?”

萧凌笑着问道。

萧陨道:“每年给我三个镇的收入,你们能给我多少?”

什么吗?

萧凌闻言,心里不由咯吱一下,他真没想到林莫雄竟然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

玄天城管辖之地,共有十个镇县,而每个县镇每年的收入至少都是五十万两黄金,三个镇县加起来,那可是一百五十万两黄金啊,对于一个普通势力而言,这是他们全年的收入。

这时,萧凌都有些羡慕起了萧陨,轻轻松松每年就能拿到一百五十万两黄金,而他自己虽然贵为萧家长老,每年的收入加起来也不过三十万两黄金。

城主府出如此高的价钱,也无怪乎这风扬投靠城主府了。

“怎么?你也觉得城主府开的价够高,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那可是一百五十万两黄金啊,说实话,我还真的不想挪窝了呢。”

萧陨玩弄着那白衣女子,后者面腮潮红,不知是羞涩还是怎么的。

萧凌面色阴晴不定,萧陨的话中之意,他能够听出来,他的意思很明显,你出钱得高过这个价,而且不是一星半点,不然我不会跟你们走的。

好半响后,萧凌才回话,道:“风扬先生,那林莫雄能够给你的,我萧家都能给的起,这点你不用担心,只是具体价格我还需要回去跟我萧家诸位长老商议。”

“这个可以,不过我希望下次能够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我的时间很紧张,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萧陨神色冷傲地看着他,后者只得讪讪一笑,保证不会,可是他的心里却是暗骂了起来。

时间紧?我靠,你是玩女人的时间比较紧吧。

要不是你拥有一身精湛的炼丹术,老子早就一掌劈死你了。

就这样,二人东扯一句西说一话,最终萧陨来了我要休息,这才让的萧凌不敢逗留,立即离开,临行前,萧陨让萧家大长老,也就萧明亲自来见他。

“咯吱!”

萧凌出去没多久,屋内就想起一阵咯吱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剧烈。

刚走几步的萧凌听到这种声音,心里把萧陨骂的是狗血喷头,不过却暗自侥幸。

只要此人是贪婪好色之辈,定然武者之心不稳,如此以来,只要给予足够大的利益,说不定连他亲爹都能杀害。

萧凌冷笑着离开了青楼。

此时,众人认为房间内正在进行大战的萧陨与白衣女子,现在的确是累的要命。

“公子,可以了吗?”白衣女子使劲摇晃着床榻,累的满头大汗。

此时,她的心里已是把萧陨狠狠骂了几句,说他不解风情。

原本白衣女子想的是萧陨会撕光她的衣服,然后把她压在身下,哪料,这丫的竟是逼着她大力地,不停地摇着床。

这不是不解风情,是什么?

“可以了。”萧陨施施然端起酒杯引起酒来。

白衣女子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他的身前,颇为委屈地看着萧陨,双眸中泛起了一层水雾。

“公子,是不是奴婢得罪了公子,让的您生气了。”

萧陨看见白衣女子快哭了,赶紧安慰道:“没有啊,其实你很漂亮,我看你彬彬有礼,颇像大家闺秀,又怎么会出现在青楼之地。”

哪料,萧陨的话刚一落地,白衣女子哭的更加伤心了,一下子扑在了他的怀里。

萧陨没有经过男女情爱,顿时弄得不知所措,只能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半响,女子才停止了哭泣,而后讲起了自身的遭遇。

原来这白衣女子叫做沈倩,乃是一当官的儿女,因为父亲被诬陷,被皇帝下令,男的当奴仆,女的当妓。

今天是她培训后第一次接客,也就是说倘若不是萧陨,那么今天她注定是要被糟蹋。

萧陨虽然为其感到可悲,可是她乃是皇帝钦定的判臣之女,救了她,就等于欺君,实际上,欺君不欺君,萧陨并不惧怕,他担心的就是救了她之后,又能怎么办,陪在自己身边吗?可是杀祸不断,这样的话,还不如就在这里,至少衣食无忧。

就在萧陨不知所措时,沈倩跪在地上,大声哭求,最终萧陨想起自己的经历,于心不忍,随即答应将他收为侍女。

就这样,萧陨留下一锭金子便是带着沈倩离开了这里。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