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醒者传说
醒者传说

醒者传说 百草哭 著

连载中 汪红艳艳

更新时间:2020-05-09 05:21:47
《醒者传说》为百草哭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存在与虚无,一直考验着我们人类对宇宙真相的认知深度,本书正是基于这一哲学课题,改变常人的思维方式及三观,超越宗教与科学,讲述匪夷所思的醒者成长史:元识落凡入形体显域,误入犬类形体后感觉不爽,然后又与一个叫“伯阳”的人类共体,操作时动用“元怒”神技,却不小心把伯阳母亲移出了当前世界,引发了西行昆仑虚的故事。骄傲的植物山丹丹、搞笑玩闹的动物四足汪加入西行团队,一路上收伏家仙、大战暗域生命,诸神众仙之分身再世、古今名人异士现身说法;诠阴阳、释八卦,剖奇门、析遁甲,尽显哲理精华。龙脉风水不外乎形络、能量信息终为存在之主题;一眼观古今中外、一念悟醒者归元,神秘终究不再神秘!众生皆睡,独有醒者;观醒者成长史,穿越远古与未来,了悟宇宙真相!哲学奇幻,带你神心逍遥!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不好受吧?“元识冷不丁于耳内传音问道。

“的确不好受。”伯阳答,随即又记起了那种剧烈的疼痛,感觉不只是衣服糊了,体内的五脏六腑也好似全部被烧灼过一遍。

“形体是表象,能量态是内质,形体间的因果存在,实际是背后能量的联结关系,想要改变形体之间的能量联结,一般会在能量状态中采用念能介入,但念能与显能的碰撞自然会产生热量,如果修行不到位,控制不了热量的话,就是你这个后果了。”元识看来情绪不错,以一个老师的姿态及时给伯阳做了辅导。

“怎么控制热量?”伯阳问到。

“等你能自主进入能量态时我会告诉你,现在说了你也未必能懂。”元识淡淡回答,传音渐弱。

伯阳已经比较了解体内这个家伙,知道没有可能再继续交流,于是注意力转回到身边的物事上。

“小凤,你过来!”旁边姜老大招呼姜小凤。

姜小凤本来还在望着山丹丹离开处发呆,听到老者召唤,忙用手拢了拢散乱的头发,然后站起身,双手五指交叉相挽,垂着头,朝伯阳这边慢慢走过来。

“大伯……”走到近前时,姜小凤腼腆地避开了伯阳打量她的目光,而是朝向了姜老大,脸上带着羞涩。

“这位是……”姜老大准备给小凤介绍伯阳,转念一想有点别扭,然后又转头对伯阳问道:“公子祖上姓氏是?”

“哦,晚辈祖上姓李,但是由于一些特殊因由,直接称呼伯阳即可!”伯阳边答边想起身,觉得躺着与姜小凤见面实在有些不雅。

姜老大见状,摁住伯阳胳膊,慌忙阻止道:“不忙起身,不忙起身……“

姜老大随后再次转向小凤,道:”小凤,这位是伯阳公子,刚才你能醒过来全靠人家了,快快见礼!“

姜小凤仍然低着头,扭着自己上衣下摆左侧的衣角,嗫嚅了一会儿,怯生生叫了一声“伯阳公子……”声音小到连自己恐怕都听不到——她长这么大,从未用过“公子”这种称呼!然后又用眼睛偷着瞄了瞄的伯阳的白色眉发。

“唉,村野的丫头,不知礼节啊,伯阳后生可莫怪啊!”老者叹息着摇头,实际连他自己也很难说出“公子”两个字,哪如用“后生”两字舒畅而痛快?

伯阳感觉到了两人在称谓上的纠结,苦笑道:“老伯,我虽然读过一点书,但是一直生活在村野环境,您还是按照习惯称呼就好!”

姜老大闻言马上释然,惊喜道:“那就好,那就好啊!”

旁边的小凤听到伯阳所言,表情也似乎轻松了一些,不自觉地笑了笑,脸上露出了两个浅浅的酒窝,正巧被伯阳看到,伯阳顿感心里似缕缕柔风拂过,觉得那两个酒窝甚是可爱。

“来,小凤,把伯阳扶起来!”姜老大招呼姜小凤。

伯阳此时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在二人搀扶下终于站起身来,然后晃动了一下胳膊,感觉还好,就示意二人不必再搀扶,姜老大于是拿开搀扶伯阳的手,又摸出了烟袋,姜小凤则站到了离伯阳两尺外的地方,明显还是羞涩。

伯阳想起山丹丹离开时所说的话,立即向东侧墙根看去:但见墙根杂草仍在摇动,偶尔阵风吹过,显露出一段棕黄色并闪出鳞光的躯体,好像是一条大蛇,躯体近乎茶杯一般粗细!伯阳头皮一阵发麻,感觉头发似乎正在一根根依次竖立起来!他从小对蛇比较恐惧,但是现在的他正闪耀着救人英雄的光辉,退怯的话就太不光彩了,只能硬起头皮一瘸一拐朝蛇藏身的地方移步过去。

微风吹过,伯阳身上焦糊的衣衫偶尔掉落了几块残片。姜老大和姜小凤不知他要做什么,各自呆在原地未动。

果然是条蛇,一条近三尺长的锦蛇,棕黄体色夹杂褐色横斑条纹,蛇体弯曲于草丛中,不断挣扎扭动,伯阳的心也跟着它扭动起来,甚至有点恶心想吐。但无论怎么挣扎,这条蛇像被施了法术,明明前进的方向上没有障碍物,但它却无法向前半寸,只能是在原地扭动。

这时姜老大和侄女姜小凤也注意到了动静,二人聚拢到伯阳身后,探头向前一看,俱都大吃一惊,姜小凤则是立刻向后倒退了数步,用手掩住了嘴巴,怕自己失声叫起来。姜老大吃惊后则很快平静下来:他已经经历了一次怪花走路的事情,现在看到的蛇虽然大了一些,但在心理上还算勉强能接受,至少吃惊之后的情绪迅速平稳了下来。

“老伯,这条蛇应该就是纠缠小凤的常仙本体了。”伯阳转身对姜老大说道。

“啊?常仙本体?”姜老大非常惊讶。“哦,难怪叫常仙,就是长虫修来的仙啊!”姜老大似乎又明白了。

“我感觉所谓的家仙附体,其实就是有修炼悟性的一些动物,悟出了类似道家修炼的一些方法,到一定程度后,通过一些小本事把人的意识给控制了。”伯阳貌似掌握了家仙附体的真理,得意地给姜老大和姜小凤讲解了一番。姜老大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后面的姜小凤则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

伯阳转头恰好看到姜小凤点头的动作,想到体内的元识,突觉心有戚戚焉!然后紧接着就在耳中听到了一声断喝:“扯淡!”自然是元识的伟大又遭到了伯阳想法的欺辱。

“那,伯阳大哥,我们该把它怎么办呢?”小凤突然开口说话了,声音悦耳,像轻轻敲击铜铃发出的铃音,飘荡到伯阳耳内,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耳朵,像是被柔风轻抚过一般。

“啊,这个……”伯阳没想到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的确还没有考虑。一经考虑,他又马上陷入了纠结:如果想把蛇放掉的话,这条蛇是被山丹丹在能量状态中给困住的,他不知道怎么放蛇出来;打死它,内心柔弱的伯阳不忍心。

现在每每遇到了纠结的问题,伯阳就下意识地求教元识:“哎,伟大,这个怎么处理?”

“怎么办?吃掉,凉拌。”元识冷冷地回答,语气中透着幽怨。

伯阳以为元识是生气故意这么说,然后就不抱得到答案的希望了,转而对姜小凤说:“不行我们把它放了吧,我想想办法。”姜小凤使劲点了一下头,表示非常赞同。

“放了?“元识突然大声耳内传音。“不行,这个一定要吃掉的,太浪费了。”

“什么?你真的要吃蛇?不,不是,你是要我吃掉这条蛇吗?不可能!”伯阳震惊,马上抗议。

“什么吃蛇!我指得是要吃锦蛇形体中的显能和暗能,你要进虚空之门,没有外补那还准备修炼千年?不想见到你母亲了?”元识有些恼怒,开始有呵斥的语气。

“哦……”伯阳似乎明白一些。“好,那你说,怎么做?”伯阳不自觉地捏了捏焦糊的衣角,有点扭捏的神态,像一个懵懂无知的孩童,正在求助于大人。后面的姜小凤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虽然不知道伯阳是怎么回事,但是无意中发现伯阳那一瞬间的可笑神态和捏衣角的动作,不禁掩嘴偷乐。

伯阳也发现了姜小凤在掩嘴偷乐,脸上顿时一红。

“交给我吧,你只管伸直手掌,用掌心对准锦蛇形体的位置就可以了。”元识终于准备出手!

伯阳对元识的出手多少有些期待,毕竟共体有段时间了,他还不了解元识到底有什么本事,于是他依言将手掌对准扭动的锦蛇。

一阵温热的感觉从伯阳整个身体内升腾起来,他觉得有一种浩瀚无边的力量沿着身体的某种通道,齐聚到他伸向锦蛇方向的掌心,继而一道清亮的光线从掌心发散出去,冲入锦蛇扭动的躯体,锦蛇立刻剧烈地颤动起来,仿佛被灼热的开水浇在了身上!

姜老大和姜小凤不知道伯阳伸胳膊在做什么,俱都睁大眼睛,惊讶地看着锦蛇颤动。

时间一点一点消逝,颤动的锦蛇突然发出一声啸叫,瞬间消失不见;一粒浑圆、透着黄色亮光的珠子跌落在草丛中,滚动了几下,停留在伯阳前面地上的一片枯叶边缘。

“捡起珠子吧,我已经把锦蛇的显能存储到这个珠子中,另外珠子中还有一个微小的黑斑,那是暗能,以后再告诉你怎么回事。”元识体内传音给伯阳。伯阳走过去把珠子捡起,果然看到珠子黄亮的珠体内镶嵌着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黑斑,隐隐有暗光在内流动。

姜老大和姜小凤目睹了刚才伯阳的一系列操作,都感觉不可思议,姜老大对伯阳暗暗称奇,认为这年轻人来历必不简单;姜小凤则在仰慕升腾中又感觉一丝隐忧,于是问伯阳:“伯阳大哥,那条蛇去哪了呢?”伯阳正在研究珠子,经姜小凤一问,心里也是疑惑:难道那么大一条蛇,全部化成了这么小一个珠子?如元识所言,珠子里面若只是能量,那么蛇的肉体去哪了呢?

他心里这么想,但在姜小凤面前却不能直言,只好掩饰道:“那个蛇是变到别的地方去了……”

“啊?伯阳大哥你会把东西变走啊?太厉害了!”姜小凤一脸崇拜,闪亮的眼睛望着伯阳,伯阳突然感觉有些窘迫,但表情上还是强行扮出一副冷静的模样。

“哎,哎,不错!不错!”姜老大凑近,拉着伯阳的手开始赞赏,伯阳笑了笑。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笑容立刻僵在脸上:不对啊,还有两位呢?

“不用想了,那两位一个是黄鼠狼形体,另外的则是一条狐狸形体,看到蛇同伴的下场,早就溜走了!”元识感知到了伯阳的疑问,马上传音给他。伯阳听到后,长出一口气。

简单收拾了一下这个废弃的屋舍,关好房门,姜老大唤过姜小凤,拉着伯阳向自己家走去。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