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 >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 大岍 著

连载中 萧阎王

更新时间:2020-08-01 21:18:18
《火神强婚:师弟别跑》由网络作家大岍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阎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琴桑自认为活的很明白,她飞升成仙,领旨为将,最后拼死当上火神,都是为了与自己的美人师弟萧捱在仙界长相厮守。然而事与愿违,琴桑一次缺心眼救人,竟舍了肉身,还丢了一魄,就连萧捱也跟着她吃了五百年的苦。就在琴桑重得神识,准备脱离苦海,再续前缘时,竟发现萧捱明明还深爱着她,却又想与她斩断情丝!若是无情可续,琴桑认命孤守一生!若是情深缘浅,琴桑就要和老天爷争上一争!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黄泉路上,除了鬼,就是阴差,现在又多了琴桑与萧捱。

萧捱似乎对这里十分熟悉,从黄雀街出来后,便带着她往忘川河边走,说什么要渡去魔界,查查魏景晗的事。

查什么查!

一想到这里,琴桑便头疼加心疼,那小子别的本事没有,闯祸的本事惊天。当日自己稀里糊涂的舍身救人,更与萧捱见面不识了五百年,如今好不容易相聚,对方却好似忘了他与自己的恩爱日子,只想守着同门之情。

可能么?

琴桑只走不语,心里不停的琢磨着。

此时想来,自从她想起了为仙的一切,萧捱便一直称她为师姐!是在气她当年鲁莽行事,还是怨她忘了自己这么多年。

想到这里,琴桑无奈低头,也不知自己是不是孟婆汤喝的太多,整整五百多年的轮回,自己竟只记得最后两世。

可这两世有什么用,萧捱也许一直在护着她,却没在她面前露过几面,那亲密时刻更是数都数的过来!

“师姐,到了!”

琴桑不知想了多久,却始终想不通如今的自己,在萧捱心中算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此时闻声回神,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忘川河边。

正所谓“忘川怨水无生魂”。

若想渡忘川,只能靠摆渡人,而这摆渡人只有一位,大家都叫他秦翁,都传秦翁做人极有原则,不理身份贵贱,不管远朋近邻,只认钱!!!

“秦翁,我和师姐渡河。”萧捱站在岸边,对躺在船中的秦翁说道。

闻言,秦翁抬头,看了看萧捱,又瞟了瞟琴桑,伸出手指,晃悠到萧捱的面前:“你,一文,她,十两!”

什么?!

听到这话,本就郁闷的琴桑直接炸了毛,“喂,秦翁,讲点道理啊,我们渡的是同一条河,这差价也太大了吧!”

秦翁定价,谁敢质疑,当即闭目放松的伸个懒腰,怼道:“黄金!”

“我去!”秦翁的两字,直接怼到琴桑怀疑人生,若在以前,钱不是问题,可如今的她连身子都是纸糊的,哪还有钱!

想到这里,当即冲到岸边将萧捱撞开,指着秦翁便是硬杠,“我早就说了,这忘川的摆渡就不能让一人垄断,早点明码标价,省了三界的麻烦。这可好,说多少是多少,你说!你到底是谁家的亲戚!!!”

有意思!

想他秦翁在忘川上讨生计,一晃几万年,还真没见过今日这爆脾气。当即扶正草帽,坐直身子,看着岸边的琴桑,笑道:“没钱,自己游过去,一文都不用给!”

只见琴桑堵在其他想上船的人前面,好似掉进鸡窝里的大白鹅,摇头晃脑的撒泼模样,愣是吓得其他人围成一圈,谁都不敢靠近。可琴桑自己却越说越激动,越动越夸张,连那纸糊的裙摆都快碰到了水面,却尤不自知。

就在她一口气还没骂完,准备加大火力的时候,被撞到一边的萧捱终于逮着机会,拦下了琴桑准备向前一步的身子,更不着痕迹的将靠近水面的裙摆踢开。

一面客气的对着秦翁道歉,一面拉着琴桑硬挤了出去。

看着琴桑跟着萧捱,一脸不痛快的离开,秦翁扶了扶帽子,看着二人离去,“虽说是穷鬼,倒还挺机灵,还差一点,便要衣不蔽体喽!”

说着,只见秦翁划动一侧船桨,竟引得忘川水中的鬼火,瞬间烧出了水面。

渡船不行,游水更是不敢。

面对百里忘川,琴桑跟着萧振走在河边,却是越走越生气,“你拉我做什么!那老头分明是难为咱们,不说他两句,他岂不是要上天!!”

听到身后人还在报怨,萧捱无奈轻笑,“师姐,秦翁在忘川河上已有数万年,论辈分,只怕同孟婆大人比肩,就连天界的人来,到了秦翁这,也是不敢讲价的!”

“那是他们不会讲,只能花冤枉钱!”琴桑怒道,可就在她准备再补上几句时,却看到萧捱转过了身。

有些为难的说道:“师姐说的有道理,可师弟的身子只怕是挺不住了,这伤好像比看着重,您要不先陪我去治治,可好。”

闻言,琴桑看向萧捱的左臂。

显然,之前被怨鬼伤到了位置,此时仍隐隐冒着黑气。

“小捱......”

“师姐,是萧捱。”

萧捱躲着琴桑自责的眼神,轻轻的提醒着。

再次动身,却无人多言,只是默默的往回走。

萧捱仅用了一句话,便让琴桑再次找回了刚刚忘却的挫败感觉。可是琴桑不明白,他们当初在天界,不说是相濡以沫,但至少也算是琴瑟和鸣,怎么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

不知不觉间,二人再次回到黄雀街,只是这一次,萧捱却带着她,往最热闹的地方挤。

“秋医馆。”

还未到地方,琴桑大老远的,便看到了医馆门口那十分夸张的匾额。然而最吸引她的,却不是这店铺的装潢,而是匾额上字,竟是萧捱的笔记。

只见萧捱同守在门口的药童打了声招呼,便直接往里走。琴桑来不及多想,只能急忙跟上,哪知刚一进屋,便听到一个不男不女,十分恶心的声音。

“呦,我的小捱捱,你怎么有空来了,又缺钱了?”

一听这话,琴桑急忙看去,只见萧捱似乎正向那人摇了摇头,引得对方点头示意,却也十分好奇的看了过来。

只见这人,一身草黄的衣服配着一张得瑟的脸,说是男人太弱,说是女人又太壮。可这些都不是重点,与他对上眼神的琴桑,看着那紧紧抱着萧捱的手,当即生出一种这家伙要抢她男人的感觉。

想都未想,冲到跟前便拉开了萧捱身上的“猪蹄子”,随即硬挤到二人中间,仰头问道:“你谁啊?怎么一见面动手动脚的!”

“我?我是这黄雀街上最好的大夫,秋景容!”

话音一落,秋景容越过琴桑,故意向她身后的萧捱抛了一个媚眼,“他可是我最喜欢的宝贝,你算哪里来的野花!”

嘿!琴桑怒了!

想她堂堂天将天罗金仙,到了这小小医馆,竟成了别人嘴里的野花。琴桑不服,当即转头看向萧捱,却看到对方无奈忍笑的模样,好像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

对此,琴桑忍无可忍的怒道:“小捱,他什么人,凭什么说你是他的宝贝。这人一看就不行,咱们换家店!”

听到这话,萧捱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师姐,黄雀街就他一个大夫。秋大夫喜欢开玩笑,但医术肯定没问题,师姐在这等等我,不要乱跑,我一会便出来。”

萧捱都发了话,琴桑自然不再多言。

只能看着秋景容得意一笑,拉着萧捱便往里走,一路上还对萧捱动手动脚,琴桑心中气啊,可看着萧捱忍让的模样,似乎早已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自己错过的这五百年,到底发生了多少事!

守在院中,才知此处的无聊,可这院子不小,却没有一个病人。倒是院子的一边开了八个炉口,同时用鬼火熬着药。

琴桑笑秋景容有病,可自己无聊的在院里子转了三圈,却还是担心萧捱。看着眼前的房门,琴桑一时有些不太敢进,却突然想到了站在门口的药童。

同他搭搭话,说不定能问出什么?

琴桑打定主意,直接往门口冲,哪知自己说了一大堆,那小药童却连一句都也不应。

连药童都敢这样无视她,琴桑一直憋在心里的火差点爆发,可想到进去没多久的萧捱,又只能劝自己压住火气,转身回院。

哪知这人还没走出几步,却听到药童发出一声冷笑,“就是个来试药的,话还挺多!”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