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锦绣良婚
锦绣良婚

锦绣良婚 恒见桃花 著

连载中 木青木大

更新时间:2020-10-17 08:07:00
《锦绣良婚》作者:恒见桃花,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木青木大,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和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的表哥的亲事被堂姐抢了,还要被冷嘲热讽,笃定再也嫁不到个好人家。木青赌气要嫁高门。表哥的兄长苏数登门求娶。母亲哀求,苏护盘算着要纳她为妾,木青被激得脑瓜子一热:嫁了。苏数暗中发誓:我就是高门。一句话:和青梅竹马的二表哥没缘份,和他哥有。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木二太太究竟替木青委屈,虽说嘴上数落木青的不是,到底眼圈一红。

苏数没回头,只平静的劝慰道:“姑母不必放在心上,青表妹不过是一时难受,过些日子就好了,再说我们是表兄妹,别说她没做什么,就是有一星半点儿的冲撞,我维护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计较?”

对于他的大度和体贴,木二太太十分感激。

这些日子她受的委屈和磨折太多,这么不经意的一点儿温暖已经足以让她有了支撑。

对苏数,木二太太算是彻底放了心。

他有着还算稳定的前程,能不能大富大贵放一边,一个男人有大度和体贴这两项特质,嫁给他的女人就不会太苦。

木二太太真心实意的夸奖苏数,道:“你这孩子,几年不变,说话做事倒像大人了,回头我让青青给你赔礼道歉。”

不说木二太太各方试探苏数,且说木青一路跑回自己的屋子,怦一声关上门,径直坐到了地上,她捂住脸,恨得眼泪都出来了,她不断的捶自己的头:你个笨的,你个蠢的,怎么就能认错人了呢?听听你自己说的都是什么话?

这些话如果说给苏护听,确实每句话每个字都合情合理,可偏偏那人不是苏护。

木青握着脸,拿头直磕门板,好想死啊。

小昭、小晚撵回来,见木青把自己关进屋里,生怕她想不开,不断的敲门。

木青道:“让我静一静。”

小晚都要哭了:“姑娘,都怪奴婢没把话说清楚,奴婢本来想说苏家来人了,不过来的不是二表少爷……”

可话没说完姑娘就跑远了啊,等她们追到的时候,姑娘已经扑上去了。

木青安静了一会儿,开门放她二人进来,吩咐小昭:“你把我给表哥做的东西,还有我收到的东西都找出来。”

小昭点头,问木青:“姑娘怎么打算的?”

木青没说话,要是今儿来的人是苏护,说了那样决绝的话,她就当真一把火都烧了,可不是苏护,万一他也有不得已呢?

木青沉吟着道:“都收拾好,给表哥送回去。”

话音未落,就听见门外有人尖声道:“木青,你不要脸,你表哥都订亲了,你还缠着她不放,你这样的女人就该沉墉。”

木青白了脸,她猛的拉开门,就见木秀带着两个丫鬟,手里还提着个筐,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正拉着个脸在门口跳脚骂。

木青原本羞愤之极,正没地儿撒火哟,偏偏木秀找上门。木青冷笑,一脚踢着门槛道:“这话好笑,没凭没据,你怎么骂人?”

“什么没凭没据,多少人都看见了,你当众扑到苏护的身上,搂着他的腰说了半天话。”

木青本来想解释那不是苏护,可她又放弃,只斜着眼瞅着木秀道:“都谁看见了,你让她站出来?”

木秀身边的晓月跳出来道:“奴婢看见了。”

“捉奸捉双,你既看见了为什么不捉住我们呢?”

晓月瞪大眼,怎么能有这么不要脸的?都看见了,她居然不承认还说这种倒打一耙的话?

木秀气的道:“你不要脸,不要脸,就算没捉双你也是不要脸。”

木青心口气得直发疼,可她就是看不得木秀这臭德兴,她冷笑道:“我要不要脸,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的,就算表哥订亲了,那又如何?他到底是我表哥,你能耐我何?别说你现还没进苏家门呢,就算进了苏家门,我叫他表哥,你能让他不应?”

“你——”一句话说得木秀更是七窍生烟,她扁着嘴,都要哭了:“你是他表妹有什么了不起的。”

木青呵的一声,输人不输阵,她今天还就赌这口气了,她叫小昭把刚才收拾出来的箱子拿出来,道:“确实没什么了不起的,我这就去问问我表哥,这些东西,他还要不要?”

木秀见木青把那箱子打开,里面都是些小孩儿的玩意,有泥人,有拨浪鼓,还有好些套娃,她就算不明白,这会也清楚了,敢情这些都是苏护搜罗来给木青的。

她喝问:“你要做什么?”

木青不理她,吩咐小昭:“走,这就回舅舅家。”

“你——不许去。”木秀伸手拦住木青。

木青哂笑:“你算老几?我去的又不是你家,有本事你也去啊。”

木秀还真不能去,以前随着木青去苏家都是逢年过节,借着木二太太,她叫苏大太太一声舅母也情有可原,这会儿可是正议亲呢,她忽巴喇跑过去,不让人笑话她等不急要倒贴吗?

木秀眼泪都下来,一跺脚,道:“我不许娘给你派车,哼。”

木秀哭着跑了,她那两丫鬟就是小狗腿,恨恨的哼了两声,扔下筐去追木秀。

木青蹙眉,吩咐小晚:“去瞧瞧那筐里是什么?”

小晚应一声就要去。

木青又叫住她:“你小心着些,别伤着你。”

木秀一向睚眦必报,心眼儿小的很,万一她没安好心呢?

小晚小心翼翼的揭开筐看了一眼,迅速的倒退几步,捂住口鼻,嫌弃的道:“姑娘,那筐里是……牛粪,恶心死了。”

木青气得柳眉都竖起来了,她吩咐小晚:“去,把这筐给木秀抬回去,就说她把她的宝贝落到我这儿了。”

木秀一头闯进木大太太房里,也不管厅里还有媳妇婆子们,扑进木大太太怀里哭道:“娘,木青她欺人太甚。”

木太太轻抚她的发顶,朝着底下人一使眼色,道:“你们也累了,先下去歇着。”

等人都走了,她才温柔的给木秀拭了泪,问:“又怎么了?”

木秀当然不会把自己主动去挑衅木青的事说出来,只添油加醋把木青的话一说,愤慨的指控她:“娘,你说她是不是不要脸?”

木大太太没木秀那么幼稚,沉默了一瞬,笑道:“不管怎么说,你如今是苏护的未婚妻,木青再怎么样也只是苏护的表妹,这一场你赢了,何必跟一个手下败将计较?倒显得你没风度。”

木秀不服气:“正因为苏表哥是我未来的夫婿,我才不能让他和木青还有牵连?”

“那你想怎么样?他们终究是姑表兄妹。”

“……”木秀咬着手指发了半天呆,忽然抬头道:“娘,把木青远远的嫁出去,让她一辈子也见不着护表哥的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