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萌宝甜妻养成记
萌宝甜妻养成记

萌宝甜妻养成记 潜浅的二 著

已完结 王跃涵王

更新时间:2020-10-18 07:27:22
《萌宝甜妻养成记》由网络作家潜浅的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跃涵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五年前,走投无路的王欣怡遇到了来美国出差的商人陈庄诚。陈庄诚说他可以帮她解决剩下三年的学费,但要她在他身边四个月,此后互不纠缠。四个月的朝夕相处,她渐渐开始好奇成熟博学而又神秘的他,甚至在他身上会看到前男友的影子。而他,只把她当做一个生命里的过客而已。四个月之后,陈庄诚回国了,而王欣怡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五年后,再次在美国出差的陈庄诚,偶遇到了王欣怡,才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这是怎样一场虐恋的故事?...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章节预览

改签的机票不是直飞纽约,陈庄诚和周云在飞机上就多耽误了六个小时。

陈庄诚望着机窗外的月亮说:“美国的月亮似乎真的比中国的圆。”周云不耐烦地回着:“瞧你那德行,不就是有个儿子在美国吗?至于就崇洋媚外吗。”

飞机上的乘客,也有一些中国人模样,他们有的是以家庭为单位一起出行,有的则是大包小包准备去探亲。坐在周云后座的老两口,也是讲的中文,当老两口听到陈庄诚和周云同样是讲中文的,老两口激动地从背包里送了两块月饼给他们。

周云别着身子和老两口聊着天:“叔叔阿姨,你们是去纽约度假还是玩?”

老两口笑嘻嘻地答应着,老大爷说:“我儿子在纽约工作,一年难得见几次面。我和老伴趁着过节去纽约看看他,孩子平时太忙了,我们舍不得他来回跑。你们呢,去纽约出差。”

话题显然引起了陈庄诚的兴趣,陈庄诚笑着说:“我也是去纽约看儿子。”说完,大伙都乐起来了。

老大爷收起了慈祥的笑容说:“我们中国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孩子,心思全扑在孩子身上了。你看你年纪轻轻的,父母肯定健在吧?”

陈庄诚点点头,老大爷继续说:“可是你们都很少会主动关心父母,特别是在有了孩子之后,更无暇顾及父母了。”老太太打断了老大爷的唠叨说:“我们也要适当体谅一下年轻人啊,现在经济不好,年轻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旅途中因为有了聊天对象,陈庄诚不觉得时间难熬了。下了飞机,陈庄诚迫不及待地打了电话给王欣怡,陈庄诚的喜悦让电话另一端的王欣怡也忍不住问他:“你今天似乎很高兴。”

陈庄诚回:“特别开心,因为会议提早结束了,我就可以赶回来陪你们过中秋节了。欣怡,我去接你们,我们出来聚一聚吧。”

王欣怡低声回:“好的。”

陈庄诚一路给周云指着路,时不时抱怨周云开车速度慢,周云也不搭理陈庄诚,继续以原有的速度开着车。到王欣怡家路边时,陈庄诚看着王欣怡早已带着王跃涵在路边等着。陈庄诚从行李箱中拿着送给王跃涵的礼物,周云用低沉的声音说:“待会,王欣怡我去谈。你好好陪你儿子就好。”

“兄弟,我相信你。”说完,陈庄诚就拿了个玩偶下了车,陈庄诚雀跃地跑向王跃涵,他蹲在地上把玩偶递给了王跃涵,问:“涵涵,喜欢这个海绵宝宝吗?”

王跃涵朝陈庄诚怀里挤了挤,踮起脚朝陈庄诚的脸上亲了一口说:“喜欢。爸爸送的什么,我都喜欢。”陈庄诚把王跃涵横着抱了起来,王跃涵喜盈盈地玩着手里的海绵宝宝,接着又疑惑地问着陈庄诚说:“为什么没有给妈妈买礼物呢?”

“这个啊,爸爸忘记了。下次,下次给妈妈买。”陈庄诚略微尴尬地说,王欣怡望着地上小声地说:“你爸爸不跟我抢儿子就是给我最大的礼物了。”

到了一家以儿童为主题的餐厅,陈庄诚和王跃涵在游戏区玩的不亦乐乎。周云和王欣怡面对面坐着,周云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欣怡,王欣怡好不胆怯地吃着碗里的东西。

周云喝了一口咖啡,拿出一本支票薄递给王欣怡说:“多少钱,你自己写。”

王欣怡瞟了瞟空白的支票薄说:“要对我进行慈善巨款吗?”

“王小姐,聪明人就不兜圈子了。你把孩子生下来,无非就是为了钱。多少钱?你自己写。”周云带着嘲笑的语气说。

王欣怡很想拿起手边的咖啡朝周云泼过去然后再把支票薄撕烂,可是王欣怡在心里不断对自己说:“王欣怡,冷静,你一定要冷静。”王欣怡抿着嘴,傲笑着说:“如果我不是为钱,那要怎么办?”

周云揶揄到:“你想成为陈家大少奶奶?我劝你别做这个梦,还是现实点拿钱吧。五百万,够不够。”

王欣怡笑眯眯地说:“美元还是人民币?”

“王小姐果真是聪明人,都不需要我多费口舌。五百万美元,我马上写给你。明天一早等银行开门,就可以兑钱了。”说完,周云就写了一张五百万美元的支票给了王欣怡。

王欣怡拿着支票看了又看,在支票上弹了弹说:“我一辈子都很难赚到五百万美元。可是我儿子他不止这个价。”说完,王欣怡就把支票撕成碎片了,周云不可思议地望着王欣怡,说:“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打发。”

“王小姐,你放弃学设计而改行学经济,到底有什么阴谋?是瞧不上陈庄诚的财富呢,还是盯上了陈庄诚他家的财富?年轻人,我劝你不要胃口太大,陈家的长辈们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嘴巴张大太大,小心渣子都吃不到。”周云说。

周云的话说完,王欣怡张着嘴,放了一整只鸡腿到嘴巴里,一边吃一边说:“看到没,我嘴巴就是很大,所以胃口也很大。”

周云不耐烦地把玩着手上的笔,怒视着王欣怡说:“你自己开个价好了,多少钱?”

王欣怡慢悠悠伸出一根手指头在周云面前晃着,周云讶异地问:“一千万美金?”王欣怡摇摇头,周云扔掉手中的笔,靠着椅背指着王欣怡,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说:“一亿美金?王欣怡,你会不会太过分了了。”

“过分,你们跑来抢我儿子怎么不觉得自己过分。”王欣怡一字一句说着。

周云笑了笑说:“好,你说的,一亿就一亿。从此各走各的路。”周云写完支票,把支票递给王欣怡之后,周云就走到了陈庄诚身边说:“搞定了。”

陈庄诚双手抱拳谢了谢周云,又弯腰对王跃涵说:“涵涵,明天就跟爸爸回中国,好不好。”

此时,王欣怡火速地拿起支票朝王跃涵走了过去,王欣怡把王跃涵抱了起来,温柔地对着陈庄诚说:“谢谢你今天给我们这么难忘的中秋节,这一亿给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骚扰我儿子了。”、

话音刚落,王欣怡就把支票塞到了陈庄诚的西装口袋里,王欣怡抱着王跃涵跑出了餐厅。陈庄诚连忙跟了出去,王跃涵在王欣怡怀里一直叫着:“爸爸,爸爸。”王欣怡不知道要怎么跟王跃涵解释,她低着头朝前面快速地跑了起来。这时候一辆车停在她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王欣怡抬起头,发现开车的那人是周云。

王欣怡回过头,又看到了陈庄诚,王欣怡不由得把王跃涵抱得更紧了,王欣怡在王跃涵耳边重复着:“涵涵别怕,妈妈保护你。”王跃涵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搞得莫名其妙,他也搂住王欣怡说:“妈妈别怕,涵涵保护你。”

王欣怡望着天真的王跃涵,泪水忍不住滴落了,王跃涵用小手给王欣怡擦着眼泪,生气地对陈庄诚说:“爸爸,我讨厌你。你回去中国吧,你是坏人,你专门找人来欺负我妈妈,我恨死你了。”说完,王跃涵就把海绵宝宝砸向了陈庄诚。

陈庄诚朝王欣怡走进了几步,王欣怡又努力地朝后退了几步,陈庄诚伸出手摸了摸王跃涵的脸,王跃涵一把抓住陈庄诚的手咬了起来,王欣怡看着王跃涵涨红的小脸蛋,大声呵斥道:“王跃涵,是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王欣怡一把把王跃涵放在地上,使陈庄诚的手解脱了出来,陈庄诚的手被咬破了皮。

王跃涵捂着眼睛哭着说:“我不许任何人欺负我妈妈,就算爸爸都不可以。我要咬死他。”说完,王跃涵又扑向了陈庄诚。

陈庄诚半跪在地上对王跃涵说:“涵涵,你不喜欢爸爸了吗?”王跃涵一边抽泣一边点着头。

“欣怡,支票你收着。我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陈庄诚把支票递向了王欣怡。

王欣怡看着陈庄诚滴着血的手说:“你还是去医院包扎一下伤口吧。支票你留着止血用吧。”

王欣怡抱着伤心欲绝的王跃涵拦了辆车就消失在夜色里了,当王欣怡回到家的时候,王跃涵早已熟睡在她怀里了。

王欣怡把王跃涵放到床上之后,去客厅倒了一杯水,王欣怡看着杯子里的水发着呆。王欣怡连妈妈梅玲站在她身后都没感觉到,梅玲看着发着呆的王欣怡,关切地问着:“欣怡,你不舒服吗?怎么看起来这么疲倦啊。”

王欣怡转过身子,认真地问:“妈妈,你会不会觉得涵涵是负担?”

梅玲瞟了一眼王欣怡说:“欣怡,是不是涵涵爸爸的家里人要把涵涵接回去?”

王欣怡连忙说:“不是的。他爸都死了这么久,他家里压根都不知道有涵涵的存在。我只是觉得,因为涵涵的出生,给家里添了不少麻烦。”

梅玲拍了拍王欣怡说:“都一家人就不讲这种话了。你姐姐姐夫都没抱怨过,我跟你爸当然更不会抱怨了。只是可惜涵涵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妈妈,我是不是太任性了,当初是不是不该把涵涵生下来的。”王欣怡忍住眼泪说。

梅玲握住王欣怡的手说:“都生下来了,就不提过去了。你要觉得带着孩子委屈,就把孩子丢给我们就好了,去过你想过的生活。你放心,妈妈会帮你把孩子好好带大的。”

王欣怡抱着梅玲,泪水从王欣怡的眼睛里不断地流出来,王欣怡坚定地说:“妈妈,我才舍不得离开家,离开你们。我会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好好地养大涵涵。涵涵他永远都是你们的孙子。”

睡觉之前,王欣怡发了一个短信给陈庄诚:我们还是法院见。在法官还没判决之前,请你不要再来找涵涵了,他还年幼,受不了刺激。

望着熟睡的王跃涵,王欣怡蹑手蹑脚地给王跃涵擦拭着他脸上的泪痕,王跃涵在朦胧中睁开了双眼,紧紧地抱着王欣怡的手说:“妈妈,我不要回去中国,我要跟你永远在一起。”王欣怡点点头,心里疑惑着:“官司,我能赢吗?万一法官把监护权给陈庄诚,我该怎么办?”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