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之侯门贵妻
重生之侯门贵妻

重生之侯门贵妻 尔等 著

完结 凝慧玉竹

更新时间:2020-10-18 07:27:39
尔等新书《重生之侯门贵妻》由尔等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凝慧玉竹,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新姨娘进门,背主爬床的丫头讥讽她风光不再,可以任人践踏。  母亲送来的女人柔弱请安,直言从正门嫁进,将来会代替她的位置,结两家之好,绝望之下生生气的吐血。  是她蠢笨为情所困,为情所亡,白白浪费了人人称羡的家世。  重来一次,徐家四姑娘还是清贵人家的贵女,祖母手中的瑰宝。  看她阴谋诡计手到擒来,罚恶奴,惩姨娘,害庶姐,偏偏是披着娇柔富贵花的模样,叫人打落牙齿和血吞。  皇权更替,为保百年家族不败,她以女儿身化作蛇蝎,用鲜血铺出一条路来。  这一世,她不再是人人可欺的可怜女子,要那些算计她的,陷害她的,如何仰望她活出金昭玉粹,锦绣满堂的璀璨人生。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沈氏是大夫人从张府带来的,后来年纪大了就许配给了府里薛家老二,生下醉红后,薛老二与人吃酒跌入河中淹死。薛家二老老年丧子不出两年便没了,沈氏就求到大夫人那,谋了差事。薛家的大姐早年外放,嫁到赵家为妾,就是大房的赵姨娘的娘家。安嬷嬷那边在查赵姨娘是不是和沈氏有关系,最迟明后天就有消息了。”吕嬷嬷早年跟着府中的大夫学了医术,便替老夫人拿捏起穴道来。

“沈氏死了丈夫也敢来奶姑娘,老大媳妇当真不讲究。”喝口茶,压了压火气,才继续说,“多半和赵氏有关,二丫头和四丫头年岁查的不多,大丫头她是不敢动的,那是张氏的眼珠子。二丫头这几年过得和嫡女无异,只怕来年老大回来赵姨娘还要作妖。”老夫人闭着眼睛说道。

第二日,凝慧是被冰冷的手给激醒的,睁眼看,是珠儿。

“四姐姐,快醒醒,我来看你了。”说着又把手伸进被子里使坏。

“姑娘,四姑娘还病着,您不是带了二少爷送您的糖人吗,给姑娘看看?”五姑娘的丫头粉桃在一旁说道。

徐凝珠这才放过凝慧,把二少爷送她的吃的玩的邀赏似的给她看,有糖人,剪的人马,糖果。

“东西倒是不少,二哥真心疼你!”凝慧一脸真诚的说。

徐凝珠却听出了其他的意思,“二哥是我和四姐的二哥,他给我的,不就是给四姐的,我们一起玩。”说着就把做的精巧的泥人给她,又朝她嘴里塞了一块云糕,悄悄的对她说“:这和云糕,是二哥从挽香楼带回来的,很好吃。”

说完,自己又吃了一块,凝慧好笑,却被她的一席童言童语说的熨帖。叫了芸儿把昨日外祖给的吃食分了她一些,带回去吃。

“娘一大早就把我送来,说是有事处理,倒是听见华姨娘说什么进府什么的,我不知道。”小丫头看着盒子里的糕点,好想吃。

凝慧思量半刻才想起,二叔的这么一桩风流韵事,那位姨娘是被养在花巷子,被二婶发现接进了府。后来怀孕,又被二婶折腾没了,二叔同二婶冷了好久才和好。后来那姨娘也没有再开怀,境况很是一般,想来就是昨天的事儿,不得不佩服二婶的手段的胸襟。

“既然二婶在忙,你就在这陪我,”凝慧说道,看她盯着糕点眼睛都不眨,“吃吧。”

凝珠得了允,飞快拿起糕点,眼睛亮亮的看着她,小嘴被糕点塞满,吃的很是开心。

晌午喝过药,被吴妈妈哄着睡了一觉,凝珠磨了好一会儿才和她在院子里跳绳玩,凝慧被吴妈妈拘在一边看他们玩。

“惠儿,过来。”徐老夫人在抱夏理完事出来就看到一院子的小丫头玩。“刚刚你外租母给咱们发了帖子,下个月你大表哥定亲。是你二婶娘家的隔房侄女,王大姑娘。”

凝慧一脸惊喜“:惠儿能去?”前世死前都没能见外租母一面,她心里很是想念。

“想去?”徐老夫人问她,见她忙不迭的点头,摸了摸有些冰凉的手,“那就得乖乖吃药,晚些时候你祖父请了许大夫来回诊,去玩吧。”放开她,回去里去了。

这个时候小丫头领着三少爷许承柏过来,凝慧见了他还是个小豆丁,不禁倍感喜悦,来得及,一切都来得及。

“四妹,我有新院子了,是书房不远的修德斋,等我安置好,就领你去看。”言罢就随小丫头去上房。

修德斋,里书房倒是不远,依稀记得位置在东面和大哥以后的清晖苑相邻。父亲在南方呆了4年,还有两年才能回来,看来有些事得部署开来。

没一会儿就见三哥承柏垂拉着脑袋出来,好像眼角有泪,身后跟着祖母的大丫头锦红,凝慧迎了上去。“三哥,你好久没来看我,去耳房吧,我给你些东西,锦红姐姐忙去吧,我领着三哥说会儿话。”说罢不由分说的拉他回了耳房。

吴妈妈熬药去了,芸儿被她吩咐去取吃食,“三哥,怎么在院子里就哭,是不喜欢修德斋吗?”凝慧见他难过,心里着急,偏偏不能多问。

“祖母说,让我以后少去见姨娘,多来上房和兄弟们一起,姨娘要被禁足了!”徐承柏忍了许久,到底在自家妹妹面前哭了出来。

周姨娘到底干了什么被祖母知道了,竟是要禁足。眼见三哥哭的越来越甚,只得安慰“:哥哥是祖母的孙儿,这样做肯定是在为三哥打算,和二房的二哥四哥在一处读书写字也好。姨娘只是被祖母禁足,可见是做错了错事,好在姨娘没有离开徐府,以后还能见面的。”

听了凝慧的话,徐承柏才慢慢收了眼泪,自己倒是不好意思的红了脸,“这些我都知道,就是心里难过。父亲不在,我今年7岁才堪堪提及学习的事,姨娘又是不能做主的。”越说越想哭,又抹了眼泪。

是啊,找谁学,怎么学都是要慢慢看,只是谁都不如自己祖父。毕竟是教导皇子们的,如果······

“这个不急,祖母既然把你挪到外院去了,那么学习的事肯定会提上日程,周姨娘那儿我会看着说话,三哥放心。”凝慧心里渐渐有了想法。

徐承柏这才放下心,却又觉得不好意思,“大哥走的时候还让我做哥哥的照看你,现在却是你来照看我。”

凝慧看他不好意思的扰扰头,“三哥和我本就是兄妹说这些话做什么!”

芸儿从厨房拿了吃的,徐承柏到底才搬院子,拿了糕点就赶回去处理院子里的事。

芸儿见凝慧呆坐着不说话,也不敢吱声,虽然四姑娘看着不温不火的样子,可是不经意的神态倒是有些老夫人的样子。

凝慧仔细想着觉得可行,招来芸儿,“去周姨娘那儿看看,如果有什么动静就告诉她大房现在只有三哥一个男子在府内,祖父祖母会照料他,让她安分些。”

芸儿点点头,往周姨娘的小院去了。

凝慧喝了吴妈妈熬好的药,被吕嬷嬷看见她在喝药,感慨道“:姑娘真是懂事,旁的小姑娘喝药总是哄了又哄,偏偏姑娘不叫苦。”

“嬷嬷说笑,这药是躲不掉的,祖母照顾惠儿已是辛苦,惠儿不敢再叫她在担心。”说完就着吴妈***手又喝了水,才去上房。

见凝慧自己爬上炕,徐老夫人睨了她一眼,接着看手里的账本,“五丫头被你二婶的人接回去了,可是饿了?”

“惠儿没饿,才陪着三哥吃了小食,喝了药。”凝慧瞅了瞅祖母手里的账本,恩是祖母的陪嫁。“祖母,惠儿没钱。”

徐老夫人一脸愕然,失笑问她“:惠儿拿钱做什么,是要买糖吃?”

凝慧一脸的正经的回答“:惠儿的糖,阿奶和三哥会买给惠儿。可是大表哥定亲,父母不在就要三哥和惠儿送,五妹过生日也要送,外祖母那儿用也要送,三哥没钱,惠儿也没有,真是愁人。”说完还似摸似样的蹙起眉毛。

上房的丫头婆子们听见都是一阵好笑,徐老夫人更是笑得眯了眼,放下账本,把她怀抱住,“我的儿,哪就要你送礼了,阿奶会送,不过你的月钱倒是该给你,你自己买吃的也方便,省的和阿奶哭穷,便是你三哥那里月钱也是要加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