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穿越之沦为绝色祸天下
穿越之沦为绝色祸天下

穿越之沦为绝色祸天下 宋颖雪 著

完结 秋静凝冷冷道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9:50
《穿越之沦为绝色祸天下》由网络作家宋颖雪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秋静凝冷冷道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被好友推下山崖并且穿越到这个知名的时空,被他改变了容貌,从此灌上了别人的名字生活,他的残暴让她害怕,却不能使她屈服!为了自己,自己苍生,她决定用尽一切力量改变他!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放开……不要……”

“奴儿,你应该要知道如何侍候好主人。”他满足的叹了口气,眼眸中含着淡淡的哀伤。

“不要这样对我,求你……”她真的好怕,怕这男人也像邪神一样对她。眼泪像断线的风筝,怎样也止不住,灵美婉转的美颜,让天地为之心伤。

看着秋静凝无助地落泪,男人的心像莫名的掏空般,他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套在秋静凝身上,默不作声地将她抱在怀里,任她在他怀里痛苦的哭泣。

黄昏。

车队在一家名叫“江湖人家”的客栈停了下来。

秋静凝跟随男人下了车,向客栈走去。由于她的衣服被他撕破了,她只能暂穿他的衣服。比她整整大两倍的衣服套在她身上极不协调,她干脆将长发束了个男人结,看上却多了几份阴柔妩媚的味道,有那么一秒也将身边的男人迷得七荤八素。

“等等——”

男人突然停下脚步,眼眸里透着深不可测的光芒。“振山,你觉得这家店有什么不对吗?”

“公子,要不要离开这里?”声音中有掩盖不住的担忧。

“即来之则安之。”男人淡雅地笑,“拿颗解毒丸给我的爱妾静凝服下。”

“你说什么?谁要做你这坏蛋的爱妾!”秋静凝气急败坏的怒吼。

“别说话,跟我进去。”他埋下头在秋静凝耳边道:“这里被人放了毒。”

“我们要不要走啊?要不,我在马车上等你。”是毒也,她可不想死。

“那可不行。”他伸手抱住她,“万一你逃了我可不想劳命伤财的找你。”他这一举动引得客栈的人都投来了鄙视之光,男人跟男人这算怎么回事哟。他也不理别人的目光,搂着她在临窗的位置坐下。

“各位大侠要享用点什么呢?”果然是做生意的,掌柜见众人对秋静凝一行反感,怕挑起事端竟悻悻的跑来讨好。

“先上一壶好茶。”做在旁边的振山冷冷地看了掌柜一眼道:“有什么好酒好菜都端上来,我这群兄弟可是劳累的很。”

“大侠放心,小的马上去办。”

很快桌上就密密麻麻地堆满了菜,大家也毫不客气地吃起来。而秋静凝却食不知味,她放下筷子看向一旁优雅用菜的男人小声道:“这些菜应该没毒吧。”

“放心吃吧。”

“你刚刚说有毒?毒在哪里呢?”秋静凝勺了碗汤喝了口道。

“你知道也没用……”

“听说蓝环山及海沙帮那一群乌合之众已被收服了,不知道下一步会是谁?”邻桌的坐了二个男人,其中一个男的端着酒杯说道。

“沧弟无须担忧,听说路盟主已经做了充分的部署,我想短时内应该会很平静。”

“但愿吧……”

“路盟主已经广发英雄贴,决定年底在天下第一楼的总坛举行武林大会,相信邪神的事很快就会解决。”

“噗哧——”听到邪神二字,秋静凝将满口汤喷在了两桌之间的地上,她身边的男人以为她被汤呛得不适,心痛地替她捶背。

邻桌的两个男人鄙夷的相互嘲笑了一番,继续道:“大哥十几年在关外有所不知,听说这邪神邪门的很,江湖人从未见过他的真面目,但却有许多人死在他的手下……当中全是生世显赫的名派大侠。”

“无论如何都得相信路盟主的办事能力,他一定会力挽狂澜的。”

“听说邪神已经得知路盟主召开武林大会的目的,并且已经派座下弟子月蜮来迎接江湖人士的挑战。”

“噗噗——”听到月蜮秋静凝再次将满口汤吐了出来。而他身边的男人再次殷切的替她试背,只是眼中多了些别样的因素。

说话的两人不约而同的警告了秋静凝一眼道:“据说此女也是狐媚的很,美若天仙,一颦一笑都能颠倒众生,很多江湖人士均已迷失在她的美人计中,纷纷倒戈相向。”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呀?”两人同时说着不约而同的对饮一杯。

“噗噗……咳咳……咳……”那个残酷的家伙也会用美人计?!谁信啊?

“你想故意找茬!”见秋静凝三番五次的挑衅,两人放下手中的酒杯,纷纷拔剑指向秋静凝。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秋静凝连连罢手。

两人放下剑,狠狠地盯了秋静凝一眼,对干了一杯道:“红颜祸水啊!路盟主这次召开武林大会可能也是有私心的,为弟听说多日前邪神派人将路盟主的未婚妻凤玲珑抓了……现在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噗哧噗哧——”狂咳中。

“我两兄弟煮酒论事,岂容你这不男不女的阴人质疑。受死吧!”两人说罢抽剑狠狠地向秋静凝刺来。

“啊——”秋静凝将头躲进身边人的怀里。

“放肆!我家公子在此,尔等岂敢撒野!”只见振山伸出两只手用手指分别夹住了两人的剑,“退回去!”话落只见两人不约而同的退坐在椅子上。

“死到临头,还有心思内讧吗?”大厅上,飘飘落下一身穿红衣的绝**子。她美的惑众,美的邪气,她将目光短暂的在秋静凝身上停了会后,在正中找了个位置翩然落下。

“月蜮!”有人惊呼。

是错觉吗?秋静凝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地藏到了身边男人的身后。

“竟然还有力气说话。”月蜮迷人的微笑,一旁坐下,弄了弄指甲,气若柔丝道:“一、二、三,倒……”

然后——

一阵砰砰碰碰声,众人如海浪般一波波地倒下。

果然还是那个残暴的女人,秋静凝惊讶地看着倒地的人。

“快躺下!”她身边的男人悄悄一拉就将她跩到了地上。

“为什么?”秋静凝不解地问。

“所有人都倒了,难不成你想做活把子吗?”男人小心的咒骂,“乖乖躺好,别说话。”

秋静凝点点头,看向邪美的月蜮。

“就这样玩完了吗?一群不中用的东西。”月蜮不怀好意的笑,一双惑人的美目里流露出嗜血的光芒。只见她用剑一挑,在地上一俊秀男子的脸上深深划了一道伤口。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