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怪兽家谱精彩试读在线阅读精彩阅读 梁秋桦全文试读在线试读完结版

怪兽家谱精彩试读在线阅读精彩阅读 梁秋桦全文试读在线试读完结版

发表时间:2020-09-15 07:18:52    编辑:曹琼
怪兽家谱

《怪兽家谱》为江北梧桐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三十年前,收音机宣布了与突然出现的人类天敌——原兽的战争正式打响。二十年前,社论谴责了利用原兽基因制造人形兵器的恶行。十年前,电视台传达了威胁人类生存的怪物被新型金属控制的喜讯。媒体在过去的时光中做了许多事情,而如果这个故事落到他们手中,也许头版头条会被诸如此类的标题占领:《震惊!退役首席竟沦为专职奶爸!这一切的背后都意味着什么?》《今日头条:一年前在在事故中成为植物人,伤病退役的高手将何去何从?猎人组织为何频频惨叫?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怪物还是人类?原兽细胞携带者的后代从何而来?而他的另一半竟然是…》……然而这大概只是一个关于不正常的小家的故事。

...

作者:江北梧桐树 状态:连载中 类型:二次元
立即阅读

《怪兽家谱》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怪兽家谱》的小说,是作者江北梧桐树创作的二次元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 任天行没有时间犹豫了,手上杆舵大力偏转,将F-35再次带入桶滚的状态。在动作刚刚完成半个筋斗到达顶点的时候,他又紧接着一拉,整架飞机 ...

《怪兽家谱》 第一百章 狼耳陨落

任天行没有时间犹豫了,手上杆舵大力偏转,将F-35再次带入桶滚的状态。在动作刚刚完成半个筋斗到达顶点的时候,他又紧接着一拉,整架飞机抬头半滚,顷刻间由倒飞转入正飞,在一两秒中内上拔了百米,迎面而来的狂风像刀一般刮着机身。

做着这些的时候他的手死死地抓着操作杆,用力地深呼吸着。此时被打碎的机窗破口在压力下不断扩大,各种颜色的警报灯在他眼前乱闪,耳中尽是渗人的蜂鸣声。

千米高空的气温极低,即使在春末时节高空也依然冷得吓人。而机窗被击碎以后,机舱内的大气平衡被打破,开始急速地失压。

这样的情况会让飞行员被冻僵,大脑也会在低压下快速失血。虽然任天行的身体素质远非普通的飞行员可比,但也不可能在窒息状态下维持太久。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出特技飞行对他而言也是个极度危险的动作,机舱里的气压平衡器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这样的桶滚只会加速最坏情况的来临,此时迫降才是最优先的选择。

但他从一开始就放弃了最优选择——把这样的刺客带到地面上,危险只会更大,还会牵连到两位队友甚至普通人,还不如在空中双方都行动不便的情况下解决。

这位刺客既然登上了机身,就已经令F-35那些攻击性武器全部失效,只能靠飞行员的操作技术。

敌人还在么?任天行不敢轻易断言。按理说他这桶滚加殷麦曼转弯的两个特技飞行连用的方式足够掀掉任何东西,但眼前这个敌人本就是超出计算的范畴,一切都要按最保险的来。

他的脸上已然悦色全无,稍稍活动了一下被冻得生疼的手指,便飞速在液晶屏上调整好飞行模式,接着连推,战斗机结束正飞之后,直接衔接螺旋改出,像是空中旋转飘落的树叶般旋转着飞速降下。

转弯后接平螺旋,又是一个王牌飞行的高难度动作。在平常的空战中一个特技飞行就足够扭转一场战斗的胜负,而现在任天行连做三个,动作浑然天成,行云流水得仿佛一体。

而这些极限操作的目的,却只是为了甩掉一个孤身的刺客。

他拉出一边的氧气面罩,深深地吸了两口。机体受损的状态下完成接连的特技飞行在世界空军范畴也算是奇迹,只是奇迹是有限额的,任天行的技术还没到极限,但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继续发挥了。后备氧气的量是有限的,再滞留高空的话,他自己就先得缺氧。

F-35喷出气流,逐渐改回平飞模式。任天行揉着太阳穴,他都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这么狼狈过了。能把他逼到迫降,在空军史中都可以留下一笔了。

“这可真是…”他很有点窝囊地拍着液晶屏,这玩意已经因为电源短路很不好使了。现代科技此时还不如那些原始的按钮好使。他无奈只能把屏幕熄灭,转入全手控模式。

然而也不知是惊是喜,这个动作无意中起到了救命的作用——因为在屏幕熄灭的时候,他在那那反光的液晶屏上,再度看到了头顶处摇晃的枪口!

敌人居然还在!

躲无可躲,他飞速抄起挂在旁边的备用头盔挡在脸前,尖锐的冲力几乎是同一时间到来,直接将头盔给击飞,坚硬的合金上留下拳头大的凹陷。子弹不止一发,似乎也不是什么常见的对人子弹,接连着直接打碎了整个操作台。

“**!”

任天行终于被逼出了一句粗口,他捂着被割伤血流不止的左手,堪堪向上看去。已经能看到对方大半个上半身都已经上了机窗,似是要跳进舱里来。警报器发了疯一般地啸叫,整架飞机失去了控制,眼看就已经开始旋转下坠。

任天行没别的选择了,现在飞机反而成了限制他行动的牢笼。他飞速按上了弹射装置的按钮,受损的机窗弹起,将正向这边爬过来的刺客狠狠撞开,座椅下传来的巨大推力将他整个人甩到了机舱之外。降落伞如同旗帜般呼地展开,克服了地心引力将他拉在了空中。

起火的机身在他的注视下失去控制地向地面栽去,就像燃烧殆尽的流星陨落。而就在这短短的几秒之间,他远胜常人的目力清晰地看见了一个白色的影子正紧紧地贴在机身之上,随着那逐渐解体的机身一同坠下。

刚才那头二级种的身体也是白色,所以这家伙是一直隐藏在原兽的羽毛之间,借机跳上机身的么?在这黑夜之中,白色最为晃眼,再加上空战时的那个移动速度,在没准备的情况下分辨不出来实属正常。

真是深谋远虑的亡命之徒。

“‘狼耳’!你那边什么情况?”耳机里的沙沙杂音中传出荆明的声音,这个一向淡定的人此时少见地带着焦急。

“你觉得呢?”任天行反问。

“我这边显示…你被击落了!”

“答对了。”任天行嗤笑。

“击落?!什么东西能击落你?!”地面的于小楼和林燕扬显然也听见了频道里的交谈,不可思议地喊出声来。

无论是原兽还是其它的飞机,别说击落,想碰到任天行的机身都难。十几年了,由任天行驾驶的飞机受到创伤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这一次敌人居然打得他弃机而逃,这得是什么怪物?

“我说是人肉导弹你们信么?”任天行说着的同时,手上已经抽出了随身的短刀,开始飞速割断降落伞的绳索。

此时他距离可以降落的楼顶还离着几十米的高度,平常人如果这么干和跳楼无异,但任天行跳楼跳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比起高度,那个敢跳上F-35的刺客对他才是更大的威胁,他可不认为一个能在高空高速下完成暗杀的人会和飞机一起坠毁。

他的猜想是对的,就在他割断所有绳索,开始自由落体的一瞬,那股杀气再次凭空而来,滚烫的气流又一次与他擦肩而过,将他头上的降落伞穿出一个洞来。

如果他没有割断绳索,或者哪怕只慢一步,此刻这枚子弹已经打进他的脑袋里了。

任天行压低身体重心,四肢落地,化解了直坠带来的冲力的同时已经将整个天台的地形尽收眼底。他没有犹豫地马上就地一滚,卡进了楼梯口边三面围墙的角落。

这个形势下敌人想要看到他只能从正前方入手,而他的面前没有任何障碍物,只要对方敢正面突进,能抢到先机的一定是他。

他用深呼吸调节着不稳的气息,这才抬手抹掉脸上被划出来的鲜血。好像还有碎玻璃片残留在皮肤表面,一摸着就沙沙地疼。

“对不起啊指挥,看来你的战术必须得改了。”任天行压低了声音向麦克说道。

耳机那边沉默了一下,随即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别多说了,现在计划变更,作战重心向上方转移,其它两个人的行动也会调整。主要问题是你那边敌人的具体数量和实力都不清楚,你现在装备情况如何?能应付得了么?”

“你指望一个开飞机的带多少装备?”任天行说着,手上抱着一把UMP冲锋枪。这本来是为预防迫降时遇到类似于原兽袭击之类的紧急状况而准备的,但以任天行的技术,任何人都不会想到他居然还有被人打落的一天,因此目前能依靠的也就只有这么一把枪几百发子弹。

“大楼上层是封死状态。‘狼尾’,带上备用武器向上方移动,离你西北角23°四十米有一处平台,射程能够到达大楼楼顶。”荆明当机立断地下令。

“收到。”林燕扬的行动也同样果断,弹力索再度越过大街,死死钉在了大楼上,将她拽向高高的平台。

她轻盈地掠过大楼,收回固定索的同时两脚已经踏在了窗台上。她扒住早已计算好的楼砖,在不带任何保护措施的情况下,负重着七十斤重的手炮以惊人的速度在离地二三十米的大楼外攀爬。

这才是最快的路线,两点之间直线最短。

“我大概还有两分钟可以就位。”林燕扬说,“你加油顶住啊。”

“这话说得有点小看人了吧。”任天行回道,“不用急,这枪还能用一阵,我还想和他玩玩呢。”

“玩玩?”

“没错。”他说着说着,话题突然一转,“喂,楼下的,要是有人现在砸了你的车,你怎么想?”

“卧槽你想干嘛?!”于小楼大叫,“我这可是新买的!你敢碰一下我跟你玩命你知道不?!”

“我当然知道,我对飞机和你对车是一样的。”任天行说,“虽然这次开的不是大宝贝,但也是挺不错的型号,结果现在有人在我眼皮子底下给它砸了。”

“所以不跟他玩玩怎么行呢…”他缓缓地贴着墙站起身来,双眼开合间,瞳仁之中赤芒尽现,“毕竟我可是有点生气了啊。”

怪兽家谱
江北梧桐树/著| 二次元| 连载中
《怪兽家谱》为江北梧桐树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三十年前,收音机宣布了与突然出现的人类天敌——原兽的战争正式打响。二十年前,社论谴责了利用原兽基因制造人形兵器的恶行。十年前,电视台传达了威胁人类生存的怪物被新型金属控制的喜讯。媒体在过去的时光中做了许多事情,而如果这个故事落到他们手中,也许头版头条会被诸如此类的标题占领:《震惊!退役首席竟沦为专职奶爸!这一切的背后都意味着什么?》《今日头条:一年前在在事故中成为植物人,伤病退役的高手将何去何从?猎人组织为何频频惨叫?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怪物还是人类?原兽细胞携带者的后代从何而来?而他的另一半竟然是…》……然而这大概只是一个关于不正常的小家的故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