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萌宝甜妻养成记完结版全文阅读无弹窗】主角王跃涵王

【萌宝甜妻养成记完结版全文阅读无弹窗】主角王跃涵王

发表时间:2020-10-18 07:27:33    编辑:美格尔齿科
萌宝甜妻养成记

《萌宝甜妻养成记》由网络作家潜浅的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跃涵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五年前,走投无路的王欣怡遇到了来美国出差的商人陈庄诚。陈庄诚说他可以帮她解决剩下三年的学费,但要她在他身边四个月,此后互不纠缠。四个月的朝夕相处,她渐渐开始好奇成熟博学而又神秘的他,甚至在他身上会看到前男友的影子。而他,只把她当做一个生命里的过客而已。四个月之后,陈庄诚回国了,而王欣怡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五年后,再次在美国出差的陈庄诚,偶遇到了王欣怡,才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这是怎样一场虐恋的故事?...

作者:潜浅的二 状态:已完结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萌宝甜妻养成记》 小说介绍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萌宝甜妻养成记》的小说,是作者潜浅的二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于是,她走到陈庄诚面前,帮陈庄诚把外套脱掉了,又把自己外套脱掉了。陈庄诚带着肆意的笑抱着王欣怡说:“王欣怡,我不敢碰你。”“如果是 ...

《萌宝甜妻养成记》 第7章 诚意(二)

于是,她走到陈庄诚面前,帮陈庄诚把外套脱掉了,又把自己外套脱掉了。陈庄诚带着肆意的笑抱着王欣怡说:“王欣怡,我不敢碰你。”

“如果是别的女人进了我家之后,脱了我衣服。作为一个有礼貌的男人,后续事情就应该是男人主动了。”陈庄诚在王欣怡耳边轻轻说着。

陈庄诚见王欣怡不出声,松开了王欣怡说:“涵涵,他怎么样,昨天有没有被吓坏。”

王欣怡愣了愣说:“做了一夜噩梦。他整晚抱着我胳膊入睡,估计是真的吓坏了,今天早上还不让我去上班。”

陈庄诚深叹了一口气,转身去了吧台。王欣怡扫视着别墅里的一切,整体设计很哥特式。复古的沙发组合看起来质地不错,坐在沙发上可以看见窗外的湖面。巨大的白色餐桌,让王欣怡觉得打扫起来很费劲。陈庄诚所在的吧台,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酒杯和咖啡杯,陈庄诚在里面煮着咖啡。

陈庄诚抬起头看见王欣怡正在观察着屋里的一切,陈庄诚说:“三年前买的,简单的装修了一下。家具也没买多少。欣怡,你觉得这个房子怎么样。”

王欣怡走到了吧台,说:“大。环境挺好的,房子外有山有水的。”

王欣怡看着陈庄诚把煮好的咖啡过滤着,陈庄诚倒好了咖啡,正准备切糖,王欣怡连忙说:“我不要糖。”陈庄诚停止了切糖,好奇地问:“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给我自己切的。”

“你喝咖啡不是不喜欢加糖吗,以前的习惯难道改了吗?”王欣怡反问道。

陈庄诚笑了笑说:“嗯。我们毕竟是在一起了四个月,基本的生活习惯都还记得。记忆里,你喝咖啡爱加糖。”

“戒了,我儿子看见我切糖就会嘴馋,小孩子吃糖对牙齿不好。”

“他也是我儿子。”陈庄诚把头贴近王欣怡说。

王欣怡心里扑通一下,假装不在乎说:“没说不是你的。”

陈庄诚的电话响了,他上楼进了房间。王欣怡在楼下晃悠着,她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月亮,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一切。想着想着王欣怡觉得困了,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翌日,阳光晒满了整个房间,王欣怡看着窗外的湖和灌木林,心里不惊泛起丝丝甜意。王欣怡发现陈庄诚躺在自己左侧,王欣怡又摸了摸自己的衣服。感觉到衣服还没被动过,心里才觉得安稳

王欣怡把枕头旁的手机拿到手里发现了满屏的未接来电,王欣怡焦急地拨了过去。电话里传来了王跃涵的声音:“妈妈,你在哪里啊,为什么一整夜不接电话,也不回家。”

王欣怡还没回答,王跃涵又小声问:“是不是爸爸又去找你了。他昨晚来找我了,可是我装着不认识他。”

王欣怡捂着嘴笑了笑说:“妈妈昨晚加班了,今天估计还要继续忙。涵涵,你装着不认识爸爸,他该多伤心啊。”

王跃涵叹了一口气说:“那也没办法啊,他就是坏人,要把我和妈妈分开。”

王欣怡学着王跃涵的口气说:“那也没办法啊,他就是你爸爸啊。”

“那就不能换个爸爸吗?”王跃涵认真地对王欣怡说。

王欣怡听到就大笑起来了,她意识到陈庄诚还在睡觉,于是捂着嘴蹲在地上笑,王欣怡笑了会,一本正经地对电话说:“涵涵,爸爸对你很好啊,为什么要换个爸爸。”

王欣怡听到了陈庄诚起床的声音,就对王跃涵说:“涵涵乖,妈妈要工作了,晚上回家再聊。”

陈庄诚起身,问:“咦,怎么挂电话了。你们在聊什么呢?”

“没聊什么,涵涵见我整晚没回家,就打电话问了问。”王欣怡说。

陈庄诚盯着王欣怡问:“我明明听到了什么换个爸爸?”王欣怡连忙解释说:“不是的。小孩子开玩笑,你别介意。”

王欣怡看了看手表,急匆匆地穿上鞋说:“我赶时间去上班了。”

陈庄诚把王欣怡拉住了,又把王欣怡按到了床上坐着,说:“打电话请假吧。今天有事跟你说。”

王欣怡木木地点点了头,打了电话请了假。这时候,陈庄诚在卫生间洗澡,王欣怡心里害怕陈庄诚要跟她摊牌要儿子。

待陈庄诚洗完澡之后,他带着王欣怡走出屋子,在别墅的游泳池旁坐着。陈庄诚问:“涵涵会游泳吗?”

王欣怡说:“会。”

“欣怡,你猜涵涵会喜欢这里吗?”陈庄诚认真地看着王欣怡说。

王欣怡咬了咬嘴唇说:“会喜欢。但是你也看见了,涵涵他不想跟你。”

“我知道,可是我想试一试。”

王欣怡站起来,说:“陈庄诚,昨晚在来的路上,你不是说,什么孩子给我带的吗?”

陈庄诚抬起头看着王欣怡说:“我是说,你那么不注意安全,我怎么放心把孩子交给你带。”

王欣怡怒了说:“你才不注意安全了。你要注意安全,我能怀上涵涵吗?”王欣怡说完,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就坐了下去。

一艘游艇从他们背后的湖面行驶过去了,王欣怡看着游艇在湖面上遗留下的浪花,说道:“你们有钱人真是自己找罪受。出个门,还要坐船,然后再坐车。”

“陈庄诚,我知道你很想对涵涵好。可是你能不能当做,从来不认识我,就当涵涵是我跟别的男人生的,好不好。”王欣怡说。

陈庄诚目光锋利地盯着王欣怡说:“不可能。王欣怡,你能体会一个做父亲的心情吗?因为错失了四年,现在很想尽一切努力去弥补。”

王欣怡说:“你想弥补,并不一定要把孩子带走啊。”

“看样子是带不走了,小家伙不是才把我咬伤吗?”陈庄诚把王跃涵咬的伤口展示给了王欣怡看。王欣怡笑了笑,又摸了摸伤口说:“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孩子反应那么大。”

陈庄诚把手收了回去说:“就当我儿子给我送的礼物。”

两人相视一笑,陈庄诚掏出一张支票递给王欣怡:“欣怡,你拿着。就当这些钱是感激你家人帮我照顾涵涵。以后,涵涵的生活费和你家的开销,我全包了。”

王欣怡脸色黯淡了下来说:“不行。我不能让我家里人知道,我和你的过去。”

“欣怡,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不会娶你的。”陈庄诚强调地说。

王欣怡没有丝毫不悦,说:“我不是逼你娶我,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干扰到我们平静普通的生活。涵涵在过去的四年生活得很开心,往后,我会更用心工作去赚更多的钱去养涵涵。”

“欣怡,你带着孩子,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把钱留着吧。”陈庄诚把支票再次推到了王欣怡面前,陈庄诚从口袋里拿出一串钥匙说:“这房子的钥匙。”

王欣怡把手放到桌下,说:“这些,我都不能要,也不该要。”

陈庄诚皱了皱眉,诚恳地说:“欣怡,你听我说。”王欣怡看着陈庄诚满脸诚恳,陈庄诚说:“我经常飞来飞去的,说不准哪天飞机出事,人就没了。我要是没了,我会后悔我生前没为我儿子做过任何事。”

“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给钱涵涵。欣怡,你就当钱是给涵涵的,收下吧。这样我心里也会好过一点。”陈庄诚说完,盯着王欣怡。

陈庄诚把王欣怡的手掰开,把钥匙和支票都放进了王欣怡的手里,王欣怡只好收下。王欣怡看见支票是一千万美元,又退了回去说:“太多了,我不能要。”

陈庄诚瞟了一眼支票说:“送出去的钱,我是不会收回来的。”

看着王欣怡丝毫没有把支票拿回去的动向,陈庄诚想了想说:“这样吧,你就当帮我做投资。赚了我们一人一半,赔了算我的。”

王欣怡盯着支票看了看,又看了看陈庄诚,王欣怡疑惑地说:“你信得过我?”

“欣怡,你不是商学院毕业的吗?连这点钱都害怕管理,以后怎么去帮企业做投资。你要是没了工作,又不肯拿我的钱,是要把涵涵饿死吗?”陈庄诚故意激怒王欣怡。

王欣怡翻着白眼说:“我对我自己的专业很有信心。等着吧,我给你钱生钱,到时候等着在家数钱过日子吧。”

陈庄诚开怀大笑起来,躺在了椅子上说:“要是涵涵在这里就好了,我就可以带他游泳了。”

“周末,我带他来见你吧。”王欣怡说。

陈庄诚扭头看着王欣怡说:“谢谢。欣怡,你千万不要让我儿子叫别的男人爸爸,我会受不了。”

“那,你儿子将来娶老婆也不得叫岳父为爸爸吗?”王欣怡忍不住打趣道。

陈庄诚缓缓地坐了起来说:“那不一样。欣怡,我能保证你这辈子生活无忧……”

王欣怡打断了陈庄诚的话说:“放心吧,你儿子只会叫你爸爸,我不会结婚的。”

陈庄诚顿了顿说:“那就请你记住你所说的吧。”

而后又说了句:“你结婚,孩子我是说什么都会带走的。”

萌宝甜妻养成记
潜浅的二/著| 言情| 已完结
《萌宝甜妻养成记》由网络作家潜浅的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王跃涵王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五年前,走投无路的王欣怡遇到了来美国出差的商人陈庄诚。陈庄诚说他可以帮她解决剩下三年的学费,但要她在他身边四个月,此后互不纠缠。四个月的朝夕相处,她渐渐开始好奇成熟博学而又神秘的他,甚至在他身上会看到前男友的影子。而他,只把她当做一个生命里的过客而已。四个月之后,陈庄诚回国了,而王欣怡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五年后,再次在美国出差的陈庄诚,偶遇到了王欣怡,才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这是怎样一场虐恋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