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主角帝君青凤)完整版小说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主角帝君青凤)完整版小说

发表时间:2020-05-10 06:12:24    编辑:夏俊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为花萼青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有女青凤,乃佛母孔雀明王与大鹏鸟之妹,东华帝君之未婚妻。其自己作死,坠落凡尘,帝君为带她回三十三天而下界陪其修练,从第二十九天灵修界,一步一个脚印修回天上天。甜宠,叛逆,傲骄,苦难……流恋于温柔富贵乡,沉迷于歌舞升平场,金戈铁马等闲过,仙乡遥遥何时还!

...

作者:花萼青鸟 状态:连载中 类型:言情
立即阅读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 小说介绍

完结小说《女修重生之青凤劫》是花萼青鸟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帝君青凤,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炎帝备酒,东华帝君携了青凤去火云宫赴宴,临魁夫妻和三个孩子自然也去了。小女儿原名初九,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一直闹病夜哭,请了司命星君 ...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 3.坠崖身殒

炎帝备酒,东华帝君携了青凤去火云宫赴宴,临魁夫妻和三个孩子自然也去了。

小女儿原名初九,后来不知怎么回事一直闹病夜哭,请了司命星君来掐字,司命星君言:“你夫妻命中无女,此女魂魄不全,有一魂两魄还在南渊里受阴火焚身之苦,此时只得让她寄名于东海扶桑木,以固这两魂五魄,你夫妇带她拜扶桑元木为母,取木魂与她合魂,以后此女就叫换树,必须时常有人叫她此名,每天呼唤不下九次。才能以树魂换她魂,平安长大。”于是小姑娘就叫了换树这么个奇怪的名字,且炎居宫侍女也直呼其名,从不叫小郡主。

换树一直牵着青凤的裙摆,舍不得放开,即便宴会开席,也要与她坐一处。朱颜自是觉得好,自家妹妹玉颜华色,冠绝九界,若青云似晨霞,自家女儿恋她,自然再正当不过了。

宴罢,回炎居宫,小换树高兴,和小姨孃约好,第二日带她去赏南渊崖上那万亩摸摸香。

南渊在南海之南,周边美不胜收,因南渊气候奇异的日暖夜寒,温差极大,所以生长的花木药材十分罕见,俱是药效翻倍。

四季不分的南渊乃西南第一大鲜花产地,供应九界也绰绰有余。

南渊崖上还有一种叫摸摸香的草花,一件天衣只消织入一株草花,那穿上行走,必草香飘逸,令人心畅,是以多年来摸摸香在南渊崖上密种,畅销六道。

青凤早就对摸摸香奇异,要来一观,此草花只出在南渊崖上,别地不能存活,故而不能盛产。

早上出门前,东华帝君收到上悠小国起兵的消息,言其势如破竹,已攻下碧霞国三城一郡两岛,兵部等他派兵。他下令兵部调六十万天兵天将前往霞南悠北,令道:打回去,打往中悠,将上悠灭国。

趁他将大婚而起兵,他有些微怒,宵小之乱,不疼却痒,令人不适。

临魁歇了政事,陪妻儿和东华青凤去南渊崖,也是每年中秋前一天子夜,须为女儿换树唤魂,以稳女儿魂基,年年八月十四都必须来南渊。

南渊涯上摸摸香绵延数里,伸手触之,白色小绒花异香清越,正是采收之季,许多女仙正在摘花,这些女子皆是炎国女仙。

本来种草栽花之事向来由凡女完成,但这摸摸香是炎国支柱产业,十分珍贵,女仙有术法,使摸摸香产量高出数成,故此草花由女仙专管。

青凤好奇,花田间走动赏看。见一女仙俏美异常,双手摘花技不甚熟,心中有异,便走上前对上她正面。

狐惯以迷人入道,样样能变,单单身上一丝狐味万不能消去,三步之內,必能嗅到。

青凤冷笑道:“青丘王宫女官?是有消息要传给东华小童吧?都什么年代了还玩这一手,有话不能在网上传于他?”

兰香抬头看了青凤一眼,正愁她不来呢?见她贵美无匹,清灵秀绝,一身水色云纱天衣,外纱上洒了一枝数朵绢丝腊梅,端的是瑗美绝丽,胜过她家小郡主多矣。

她镇静了一下,见炎国少君一家在远处玩耍说笑,而东华帝君却只在来时现了一回身,此时并不在,便娇声道:“难为凤姑娘如此伶俐,却不知你家帝君与我国小郡主并无丝毫瓜蔼,倒是要告知凤姑娘你,还是看牢你家帝君吧。”

青凤冷哼:“拿来吧。”

兰香笑道:“拿来什么?我这里没有你要的。”

青凤笑言:“你不就是为你家那小母狐狸传信物来与东华小童的么?装什么蒜。“

边说,边顺手撸下腕上一只紫罗兰储物玉镯:“这是千方镯,换你带来的东西。”

兰香一惊,千方镯自然能存千立方物事,她腕上戴的翠玉镯才是个十方镯。

此鸟败家,名不虚传!

二人讨价还价。后兰香说:“你姨侄女晚间喊魂时,你自去招魂台下神龛里去取,早搁在那里了。不叫你家帝君先到就成。”

当晚子时,临魁一家人要去南渊喊魂,便问东倪二人是否同去。

东倪道:“我有命令需发,阿凤与他们去吧,一个时辰后我来接你。勿乱走玩,与姐姐一起行止。”

正中青凤下怀,却不知这蠢鸟自作聪明一番,不仅出钱买事,还白白自残了性命。

帝君送他们出门望着他们走远,方回头看公文,半个时辰后,突感心尖一疼,一下子心惊肉跳,便使了化身瞬移法,不过一息已至南渊崖。

只见青凤正站在渊崖边缘,手中握了封打开的信帖,风中凌乱,泪流满面,临魁的三个孩子正在大哭,临魁正无主张,姬朱颜蹲着流泪。

帝君怔住,看着摇摇欲坠的青凤,一时完全失去了冷静,用入密之法传音:“南渊崖下阴火蚀魂,你现在跳下去会魂飞魄散,不是人人都有换树的好命!”

青凤泣道:“东华小童,我怀了你骨肉,最大的报复,便是与他同归于净,双双魂飞魄散,我要你永不安宁,娶谁为妃都不得偕行。”

她扔了信函,仰面倒下南渊,南渊瞬时鬼气上浮。

东倪瞬至,亲眼看着未婚妻瞬间化作血雾消散。

双膝一软,倒在崖边。

清醒时见临魁一家跪在一边痛哭,临魁也在流泪,将手中信递给他。

信纸上言:“你既已要同别人大婚,何苦纵情伤我?!”再无余字,信为手写,一手簪花小楷,秀美至极。

信封里有九张东华帝君与一娇美女仙姿态各异,但相拥相伴的蜜像,场景人物,无一丝拼接痕迹。

临魁讶异:“宁娥?”

东华帝君只扫了一眼,便驱元火将信像化为烟尘,传信水淼:“速来南渊崖,聚魂灯和护身灵珠借我,十息之内。”

水淼正与莲花说笑,讲胡玉叶不知天高地厚,去东海之东凤村截取凤凰神木,欲破去翠羽城边三千里扶桑木阵,却被凤村护村之火烧伤,毛发皆毁,身受重伤,只好去南海求冰魄珠。

却觉腰间玉片微热,手一碰便听到东倪的声音,不及与莲花一言,化身往南渊,一眼见到半死不活的东华帝君,惊怔道:“青凤?”东华点头,接过宝物,跃进南渊。

众人侯到天明,方见五色衣袍的帝君疲惫而回,临魁最怕,急问:“如何了?”东华好一会才吐字道:“失了两魄,三魂都在。”

言罢,却跪伏于地,泪如雨下,心里痛恨:你终不信我,自作主张,离我而去,如今七魄去两魄,必胆小如鼠,且犯下自殇之罪,一身双命,不能留在天上天,只能去下界投个凡胎,阿凤,你作沒了自己,也作沒了孩儿,好狠的心肠!

东华帝君当天回了翠羽城,从此苍龙宫一片死寂,宫娥仙官都禁若寒蝉。

临魁则整顿火炎城,许多女仙被抽去仙根,拆去灵骨,贬入凡人界轮回。

西王母得知其得力仙侍搅进东华帝君与青凤的婚事中,造成青凤身死,东华含恨,便下诏贬宁娥于东海凤村囚禁,东华却于当天命人在凤村外截下宁娥,赶出万里之外,去向不明。

西王母听了回报,一言不发,久久,才道:“当年是我错了,他却迁怒于宁娥,削她仙籍,扔下凡间,好在他留了她灵根,可见他心里明白,另有祸源。终是可惜了两个孩子,那般的伤惨!”

一月之后,整个翠羽城大清洗,但凡与青凤怨怼过的女仙,不论父母家人多大的背景,全被打下凡尘。

东华帝君暗恨,若非翠羽城这些树大根深的世家名门之女处处贬损青凤,她也不会养成疑神疑鬼的自卑性子,又处处和世家女作对,至他带她避开翠羽城,却惨死于南渊。

水淼迫于东华压力,于南海提了龙太子,着刑者抽去龙筋,打入第十八层忘川河。

胡玉叶本以为青凤一死,魂飞魄散,神鬼不知,却未料水帝少君直接先捉了南海太子,不问前因,不计后果。

胡玉叶知道闯下大祸,逃于其师处,其师令她去九天玄女处求救。

玄女是东华半个师父,劝东华道:“原本你亦与青丘有旧,且饶了她这一遭,给青凤积些阴德,不教她坠入忘川,否则你那些护魂之力也要白费了。”

东华美秀容颜一丝凄伤,茫然道:“我放过她,谁来放过我?我的阿凤清清白白,却教这些人毁得粉身碎骨,她不过任性了些,就没有人容得下她。”言罢,眼神似黑洞一般,看着玄女。

玄女见他如此,知其痛不欲生,便道:“就将胡玉叶流放于奈何桥,替下孟婆,服役千年悔过如何?”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
花萼青鸟/著| 言情| 连载中
《女修重生之青凤劫》为花萼青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有女青凤,乃佛母孔雀明王与大鹏鸟之妹,东华帝君之未婚妻。其自己作死,坠落凡尘,帝君为带她回三十三天而下界陪其修练,从第二十九天灵修界,一步一个脚印修回天上天。甜宠,叛逆,傲骄,苦难……流恋于温柔富贵乡,沉迷于歌舞升平场,金戈铁马等闲过,仙乡遥遥何时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