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混迹在新明朝免费试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张彦铁铉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混迹在新明朝免费试读完整版在线阅读 张彦铁铉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20-07-08 22:10:25    编辑:牛奔
混迹在新明朝

主角是张彦铁铉的小说《混迹在新明朝》此文是萧小山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张彦发现自己穿越了,并且来到了一个假的大明朝!历史还是那个历史,但拐了个弯儿,众多名人的命运轨迹也随之发生了改变……他进一步发现,自己居然还是个穿二代。可惜高堂早逝,空顶着个穿二代的光环,却没机会享受到拼爹为他带来的安逸生活。张彦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至少不能被活活饿死。封侯拜相太难,建功立业太累,开疆拓土不现实,青史留名不靠谱,权倾朝野忒荒唐……倒不如混混日子,考个功名,做个小官,发一点小财,纳两房小妾,抱几条大腿来得逍遥自在!然而……他混着混着,混了个金榜题名。混着混着,混了个万民称颂!混着混着,混成了大明首辅……

...

作者:萧小山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立即阅读

《混迹在新明朝》 小说介绍

萧小山新书《混迹在新明朝》由萧小山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张彦铁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张彦几步来到屋前,深揖一礼道:“敢问老先生贵姓?”屋里二人听到问话,出来一瞧,发现是个束发少年郎,当中一人便问:“你又是何人?” ...

《混迹在新明朝》 第100章 礼法岂为我辈而设?

张彦几步来到屋前,深揖一礼道:“敢问老先生贵姓?”

屋里二人听到问话,出来一瞧,发现是个束发少年郎,当中一人便问:“你又是何人?”

凭着声音,张彦已然认出,这人就是刚才对自己破口大骂的人。细细一打量,发现这人年纪不过三十出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老学究……

这就让他很是迷惑了。

一个正值壮年的读书人,怎么说起话来,酸腐气竟如此之重?

至少在李师爷的身上,张彦看不出几分保守的思想,反倒给人颇为务实的感觉。难道说,像眼前之人这样,才符合当下读书人的常态?

打量过后,淡声回道:“沽名钓誉,国贼禄鬼,欺世盗名,张彦是也。”

“足下便是狂生张临浦?”男子眼睛略微眯起,“你我素无往来,今日登门,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当,倒是有心请教一二。”张彦皮笑肉不笑道:“敢问老夫子,背后论人是非,可是君子所为?若依先生之见,狂之一字,当作何解?”

背后评议他人,本就不妥,何况又恰巧被正主给撞上了。男子本就有些心虚,此时一听张彦质问,哪好直面作答?

按说这种情况,本应当面向人道歉赔不是。可他已是当世名儒,岂有自降身段,向一毛头小子赔罪的道理?

刻意忽略掉了第一个问题,他开口道:“狂者,《说文》有云,乃狾犬也!”所谓狾犬,说的便是狂犬,一听就不是什么好话。

“哦?”张彦本就未想过,能令其当面道歉。见他避而不谈,倒也没有过多纠缠,紧接着又问道:“既如此,老先生又如何看待「魏晋风骨,竹林七贤」?”

“你……”

明眼人都可看出,这问题的角度很是刁钻,言语中布满了陷阱。无论你如何回答,提问者都能挑出你的错处,进而大加指责。

本身,这里边就存在着种种矛盾。

终身不仕,还是各奔前程?名士风流,还是清谈误国?逍遥狂放,亦或是谨守礼教?

最终,中年文士只能凭着本心答道:“风骨可嘉,然恣意妄为,自以为洒脱,却误国误民。此乃礼教不兴,士心不安也!”

这话倒是让人挑不出毛病来,至少不偏不倚,属于当下的公论。他自信,张彦不可能从自己的话中寻找出漏洞。

“如此说来,先生以为……”张彦目光一凝,徐徐说道:“朱子之道,方为治国之道?”

“然也。”

“那么敢问先生,何谓「理」耶?理又存于何处?”张彦并不着急,不动声色间将话题的范围缩小,引其一步步踏入自己所设下的陷阱。

“圣人之言,皆为至理,天地万物,自有其理。”中年男子一脸的理所当然,缓缓答道,“若要通晓理在何处,自当格物致知。”

“这是圣人的道理,还是你自己所认为的道理?”

“此乃天理!吾辈探究圣人之学,自可知悉天地之理!”

“也就是说,先生本心之中,并无道理可言,你所认同的道理,全由外物而来?”张彦开始步步紧逼,“那么敢问先生,你的本心何在?”

“天理岂因人心而变?”

“此言大谬!”张彦终于变了脸色,直言斥道:“若果真如你所言,人若无心,那与行尸走肉何异?岂不闻「尽信书则不如无书」耶?”

“若无理义养心,随心所欲,天理将会荡然无存!”男子冷声回应。

“非也!人欲即天理,若去人欲,天理焉能独存?私以为,天地虽大,但有一念向善,心存良知,虽凡夫俗子,皆可为圣贤!”

这是心学大师王阳明的原话,张彦自信,不会说错。

至于别人要怎么理解,那就与他无关了。

反正哲学这种东西,本就是很形而上的。除了阳明先生自身以外,怕是就连他的亲传弟子,都未必敢说自己理解透彻了。

如同孔孟的儒家思想一样,经过后世的各种杂糅混合,早都不知歪曲成啥样了。这也并非某一个人的责任,而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朱熹那老头儿,纯粹就是个背锅的。

再者,理学和心学,都有其可取之处。尽管二者存在不小的分歧,却也不乏相似之处。

其实在后世,不光程朱理学被骂得厉害,陆王心学也一样有人在拼命抹黑。本就具备争议性的学术话题,又处于人心浮躁的大环境下,很多人只不过是略知一点皮毛,就敢大言不惭的对一门思想流派进行攻击。

当然,前者挨骂的人次还是比较多的,可你若让他们说说,理学到底是啥?人家估计只能用一句“存天理,灭人欲”来概括……

“离经叛道!”男子终于动怒,厉声斥道:“尔之学说,已然近禅害道,君子所不取也!”

等的就是你这句!

张彦心中冷笑连连,反声驳斥道:“君子若不问心,诗书读来何用?倚之愚弄世人乎?”

“胡言乱语!圣人门徒,何曾愚弄过世人?”

“民可使知之,不可使由之,先生作何解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又当作何解释?君子远庖厨,何解耶?圣人之言,便只教会了尔等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教会了尔等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甚而,教会了尔等,女子无才便是德乎?”

“女子无才便是德?”俩人间的辩论,另一文士本不打算插手。此刻一听张彦这话,不由心神一动,寻着空隙问道:“张小友,斯言何所出耶?”

“……”

张彦大汗,一时嘴快,竟是不慎把当下还未出现的名言给搬出来了……看向那提问之人一眼,心里不由腹诽道,我这正撒泼骂人呢,你跳出来捣什么乱?

惟恐气势有所下降,他便没有理会这话。目光转而落回先前男子身上,趁着对方还未回过神来之际,紧接着又炮轰道:“理学家生而无耻!向来最喜占据道德高点,以圣人言行要求他人,鼓吹天理公道,却对己身格外宽容……”

“更有甚者,公然以道德君子自居!最擅玩弄文字,摇唇鼓舌,极尽诡辩之能事……”话出口后,张彦自己都忍不住怀疑,这话如果用来骂他自己,好像也没错……不管了,先骂过瘾再说!

“彼辈行事,何其厚颜!惯以礼法为借口,不顾生民之本性,主张「存天理,灭人欲」,岂不知「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你……”

“你闭嘴!”

张彦又哪敢给对方开口说话的机会?

要知道,他这完全就是照搬后世论坛的那些观点,多半属于断章取义,夹带私货,有肆意抹黑之嫌,简直处处皆是漏洞……理学的本源,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可他现在所面对的,并非后世那些无知网民,不会轻易任人糊弄!

从方才那三言两语当中,便可知晓,眼前这人有大学问,即便不是理学大家,也是博览群书之辈。真要给人辩解的机会,他这半桶水怕是得被怼死……

一番大义凛然的话骂完后,张彦仍不罢休,连珠炮似的指斥道:“尔见识如此之浅薄,只知人云亦云,死记圣人经义。今日与你论道,纯属空费唇舌,无一可用之理!”说着,很是嫌弃地掏了掏耳朵,“只可惜,身处山野之间,一时无处寻觅净水,倒不知让我何处洗耳!”

“张小友此言过矣。”

眼见他连许由洗耳的典故都给搬了出来,边上的吃瓜男士顿觉哭笑不得,忍不住出声劝道:“须知圣人主张,自有其道理,不可以一言而蔽之,礼法之所存,旨在……”话还未说完,却见张彦已然拂袖而去,这令他感到很是愕然。

究竟得是怎样的狂生,才敢如此不讲道理,全凭主观善恶行事?正欲张口留人之际,却听屋外飘来一句云淡风轻的话:“礼法岂为我辈而设?”

“……”

混迹在新明朝
萧小山/著| 历史| 连载中
主角是张彦铁铉的小说《混迹在新明朝》此文是萧小山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张彦发现自己穿越了,并且来到了一个假的大明朝!历史还是那个历史,但拐了个弯儿,众多名人的命运轨迹也随之发生了改变……他进一步发现,自己居然还是个穿二代。可惜高堂早逝,空顶着个穿二代的光环,却没机会享受到拼爹为他带来的安逸生活。张彦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至少不能被活活饿死。封侯拜相太难,建功立业太累,开疆拓土不现实,青史留名不靠谱,权倾朝野忒荒唐……倒不如混混日子,考个功名,做个小官,发一点小财,纳两房小妾,抱几条大腿来得逍遥自在!然而……他混着混着,混了个金榜题名。混着混着,混了个万民称颂!混着混着,混成了大明首辅……

...